台湾uu聊天室迅雷下载_康德《实践理性批判》——内容分析第三篇/对象的概念

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反复强调,实践理性和理论理性是同源的,但形式上有很大的不同,理论理性从感性上升到知性,从经验到概念,最终形成原理的实践理性首先从原理开始,然后向概念和感性下降。

用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的例子,最初被苹果击中是感性的经验,之后通过思考构筑了苹果、地球的概念,在概念中发现了因果关系,最终得到了原理。这是理论合理获得知识的过程。

相反,利用万有重力原理指导实践,如制造火箭。那首先要充分理解这个原理,决定实现的目标,也就是原理的对象,研究原理对这些对象的概念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最后必须在感性世界,也就是经验领域制作火箭。

在上一章中,康德明确了纯粹实践理性的诸原理,接下来,就该寻找这些原理所能应用到的对象的概念,只有这样,原理才能真正的一步步落实,而不再停留在理性当中。接下来,进入第一部分要素论的第一卷分析论的第二章。

这一章康德的核心目标是明确纯粹的实践理性对象的概念,根据他的习惯,一般从整体出发,也就是说研究实践理性对象的概念

但在此之前,有必要简化这个主题。也就是说,什么是实践合理的对象。实践理性实际上是意志,是人想做什么,或者在什么事情上做选择的能力。那么由此看来,意志的对象就是某个具体事么?

上一章,康德提出道德法则,道德法则本质上是判断,一般来说判断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个核心不是这件事,而是应该做什么,也就是说应该做什么道德法则必须判断是否合适,即判断关系,这种关系是什么?康德这样说明———————————————————————————————因而,作为这样一种可能结果而存在的实践知识的对象,只是意味着意志与对象或者它的对立面将由以被现实地造成的那个行动的关系”,简单来说,实践理性的对象,就是意志与行动之间的关系。

这里可能跟我们日常所理解的会有一些偏差,大部分人会说实践的对象,不就应该是具体的事情么?这是毫无疑问的,作为实践理性,其核心目标是判断应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其着眼点不是所有的事情,而是应该不合适,实践理性的对象是意志和行动是否合适。

并非所有的实践理性都是纯实践理性。康德做了以下划分。如果一个行为是纯粹的实践合理规定的,最终实施的结果不在意的话,对象是纯粹的,相反,如果行为是被人的欲望规定的,结果是否是人想要的,这样的对象是纯粹的。

这样,首先可以忽视千千万种不同的行为,在意志和行为的关系中考察实践的理性。这种关系只有两种,行为与意志一致,行为与意志不一致。

康德是这么理解这两种关系的:“所以,实践理性的唯一的客体就是那些善和恶的客体。因为我们通过前者了解欲望能力的必然对象,通过后者了解厌恶能力的必然对象,台湾uu聊天室迅雷下载但两者都依据理性的原则。

表面上,这里说道德上最核心的善恶问题,本质上,这里的康德用意志和行为的关系定义了善恶,这个定义后面有更明确的意图,我们首先遵循康德的想法,既然提出了这两种客体,就应该明确分析。

幸福主义简单以幸福和不幸为实践的判断标准,康德认为这是心理上的关系。功利主义在幸福主义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在幸福和不幸之上,增加了合理的判断,将善恶定位在能否实现幸福的手段上。

康德总结,无论是直接与幸福、不幸福感相关的幸福主义,还是加入合理分析的功利主义,其根本判断原则,还是依赖于人的幸福和不幸福感,人的心情是外在人的经验内容

康德提出了拉丁古语以善为理由追求,以恶为理由拒绝。他认为这里本身有某种歧义,歧义的原因是语言的限制。例如,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以善恶为目标,判断善恶后决定追求或拒绝,但另一方面,善恶是行为定义的,人们追求的是善,人们拒绝的是恶。

为了在语言的迷雾中辨别出细微的意义差异,康德在德语中寻求解决。他找到了两对词语——善恶、福祸(好在汉语也足够丰富,可以提供出不同含义的两对词)。这两个词简单地区分,善恶与行动有关,与人格有关,幸福与状态有关,与人的幸福有关。

康德举了几个例子。首先,他用斯多亚派的嘴说了善恶和福祸的区别。所以,斯多亚派的人在剧烈的痛风发作时喊道:疼痛,尽管你更严重地折磨我,我也不承认你是什么坏关系!”

疼痛对于人来说,自然是一种祸,但即便再大的疼痛在一个人的身上,也不会减损他的人格,反而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这个人忍受了巨大疼痛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会认为这种疼痛更增加了他的善。

还有就是一个人因为疾病被迫接受手术治疗,这一定是祸,但这治疗本身毫无疑问会被认为是善的;一个经常闹事的人,终于有一次碰钉子被毒打一顿,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祸,但对于他人而言,却又是善的行为。

但康德不是完全的禁欲主义,没有完全否定幸福的价值。当然,在我们实践合理的评价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幸福和痛苦,当我们成为感性存在者的本性时,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幸福。

无论如何,人都是感性的生物,满足自己的感性需求是没有厚度的。但是,康德说人毕竟不完全是动物,在感性的满足上,也有更高的目的。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善恶,只有纯粹、对感性完全不感兴趣的合理性才能判断的东西,还必须考虑这个判断和以前的判断完全不同,成为以前的判断的最高条件。

康的认可为了幸福而实践,但在幸福的基础上,应该有更高的目标,也就是道德,这种道德不是以任何感性经验为前提的纯粹,幸福的目标与道德目标一起时,道德应该作为最高的评价条件。

这样看来,福祸的标准是为了幸福而实践的标准,善恶的标准是为了道德而实践的标准。康德认为,这两者的区别也很简单,前者以某人的幸福和痛苦为前提,或者以幸福为目标的行为后者不以经验为前提,只以纯粹的合理性为判断基准。

但这里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前文提到拉丁古语只以善为理由追求,只以恶为理由拒绝,按照善恶的标准行动,这里有麻烦,康德说道德不是以任何为前提,如果按照善恶的标准行动,行动前必须有确定的善恶标准,定义善恶标志时必然引进日常经验,这个标准不再那么纯粹。

换句话说,行为过程进入自然后,构成因果链,康德不断追溯这一因果,最终将绝对、初始原因赋予人类,是人的实践规定下一个因果。追究这项实践的原因时,康德认为那是自由、道德、不能继续的原因。因为进入了不为人知的非现象领域。

但实践由善恶指导,实践原因在善恶规则中,原因不停,继续前进,继续问善恶如何定义,为什么定义,人成为实践的手段,因果链的一环,不是原因的发起人,而是自由的

前面也提到了康德对意志和行为的关系和善恶之间的新看法。也就是说,

这里是对这种方法的悖论通过实践理性的批判进行说明的地方。也就是说,善与恶的概念必须先于道德的规则(即使这个规则表面上看起来也必须由善与恶的概念提供基础)。”

通俗的来说,善恶只不过是实践理性的表象,或者结果,是伴随着实践理性行为而产生的一种判断,但其本身并不能用作判断是否符合实践理性,或者说是否符合道德的标准。

这个观点,在道德领域里可能是康德首先提出来的。迄今为止,人们对道德的判断是善还是恶,行为是善,应该被鼓励,行为是恶,应该被禁止。这样说来,好像善恶是独立存在的判断标准,用善恶判断行为是否道德是自然的做法。

很多人在读康德的道德哲学时,早期经常有疑问。虽然在讲道德,但是不说什么是好的。就像在这期间写康德的伦理学其实很差的韩东屏幕教授一样,怀疑康德的道德哲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康德讨论道德,善也不定义,不给予,为什么叫道德呢?

只能说这些疑问者抱着固见,用传统的想法理解康德的道德哲学,甚至没有深刻理解康德想表达的东西。这个康德说的很清楚,善恶不是标准,不能先于道德,只是道德规定的,是结果性、表象性、认识性的。最终发挥决定作用的是康德所说的道德法则,即符合道德法则是善,台湾UU聊天室手机验证码错误不符合则是恶。

接下来,康德将这些已经存在的伦理观问题一并指出,可以参考第一章《德性原则中实践的材料规定依据表》,康德将幸福、完完美、道德情感、神作为道德判断依据的共同问题,这篇论述很重要,也很清楚,在这里引用全文。

这只关系到至上的道德研究方法的说明很重要。一下子明确了哲学家们在道德至上原则方面的一切错误原因。因为这些哲学家寻找意志的某种对象,以便使它成为一个法则的质料和根据(据说这样一来,这个法则就不是直接地、而是借助于那个被带到愉快和不愉快情感上来的对象而成为意志的规定根据),而不是本来应该做的,首先探求一条先天地直接规定意志、并按照这意志才来规定对象的法则。于是他们曾经想把这个愉快的对象,即据说。
是适合于充当善的至上概念的对象,在幸福中、在完善中、在道德情感中,或是在上帝的意志中建立起来,于是他们的原理每次都是他律,他们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一个道德律的种种经验性条件:因为他们只有按照意志对每次都是经验性的情感的直接态度,才能把他们的作为意志之直接规定根据的对象称之为善的或恶的。

康德指出,这些判断标准的共同点是他律,无论以什么为基准,意志都会陷入遵守外部规则。我该怎么办?康德也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只有一个形式的规则,也就是说,只有将合理的普遍立法形式向合理的规则发布为最高条件的规则,才能先天性地成为实践合理的规则。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前面的内容。本章主要研究纯粹的理性对象的概念,该对象的康德明确了意志和行动的关系,该关系有两种善与恶。但是,康德并没有立即展开以下内容,而是停留在善恶上,探讨传统认知和他想建立的道德观的区别。也就是说,很多人把善恶和福祸混为一谈,根据一种人的感情来判断,从扩大来看,幸福主义、功利主义、完善主义、宗教等,以外部他律为行为的判断依据,康德统一反驳他们。接下来,就要真正进入概念的研究。

对概念的研究实际上是为了让概念能够应用在原理之中,概念跟原理之间是通过被康德称为范畴的东西联系起来的,而如何具体的概念归纳到范畴里,则是要靠人类的“判断力”来进行。因此,以下康德分为两部分,首先确立与纯粹理性批判中的自然类别表相对应的自由类别表,然后探讨如何使用判断力使用这些类别。

实践理性与理论理性的特殊性相比,其类别表与客体无关,从原理出发。康德明确了善与恶的概念都是唯一的范畴,即因果性范畴的样子。因此,实践理性的范畴是指某种自由任意的规定,作为实践的要素概念,康德被称为自由范畴,可以理解为自然范畴的对应关系,其目的是开展自由规律。

在《纯理性批评》中,康德改造了亚里士多德的逻辑表,最终形成了四类十二类—量类、质类、关系类、模式类。同样在自由范围内,康德继续这些内容,构成道德原理的框架。

1. 量

主观的、按照准则的(个体的执意)

客观的、按照原则的(规范)

既是先天客观的又是主观的自由原则(法则)

2.质

践行的实践规则(命令)

制止的实践规则(禁止)

例外的实践规则(例外)

3. 关系

与人格性的关系

与人格状态的关系

一个人格对其他人格的状态的交互关系

4. 模态

允许的事和不允许的事

义务和违背义务的事

完全的义务和不完全的义务

(注:在此对应附上理论理性的自然范畴表)

1. 量的范畴:

单一性 多数性 全体性

2. 质的范畴:

实在性 否定性 限制性

3.关系的范畴:

依存性与自存性(实体与偶性)

原因性与从属性(原因和结果)

协同性(主动与受动之间的交互作用)

4. 模态的范畴:

可能性——不可能性

存有——非有

必然性——偶然性

这四类范畴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仅仅略微解释了第一类,其他的内容他认为很简单,读者可以自行理解,就没有完全展开,在此也仅就个人理解将这十二个范畴进行解读。

先从整体上看,量和质,讲的是规则的问题,而关系和模态讲的是规则和人的关系的问题。重视规则的范围性,重视规则的形式特征。关系是规则和人格的关系,模式是人对规则的认识。

此外,与自然类别都纯粹不同,自由类别与所有实践理性有关,各类别中的3个项目逐渐上升,从一般实践理性到纯粹实践理性,不完全规定纯粹实践理性。

首先从量的角度来看,自然类别中的三个项目分别是单一性、多数性、全体性,这正好可以对应自由类别中的三个层次。首先是单一的,作为一个人的主观准则,其次是作为大多数人,作为一群人的规范,最后作为整个人,甚至作为整个理性人的规则。这三个层面非常理解,范围从小到大,从主观到客观到必然,从个人标准到道德规律。

从整体上看规则的范畴,质量的自由范畴实际上深入规则内部。自然类别中质量类别的三个项目分别是实用性、否定性和限制性。对应来看实在性就是自由范畴里的“践行”,也就是肯定的,可以做的事情;否定性也就是自由范畴里的“制止”,不允许做的事情;限制性的意思是否定之否定,或者在什么之外是可以或不可以,这就对应了自由范畴中的“例外”。

质的范畴略微有一些复杂的是,践行、制止和例外,如何构成了一个逐渐深入的法则。这里康德没有给出解释,个人的猜测是这样,践行并不是绝对的命令,只是一种允许,是可以作,能作的意思。那个上升的话,道德通常是通过禁止来表现自己的,不仅要鼓励,还要明确不能做什么。即便如此,这样也不见得是绝对的命令,只有当人们认识到例外或者限制的时候,才会对应的发现道德律的绝对性,即没有例外的就是绝对的,有例外的就不能算作绝对的道德律。

自然关系范畴,分为实体性、因果性、协同性三大类。在自由范围内,康德表达的是行为与人格的关系。实体类别意味着一个人的个性和行为类似于实体和偶然性,存在与属性的关系。因果性范畴则涉及到的是人与人互动的过程中人格所呈现出来的状态,这个联系到《道德形而上学原理》中康德所说的,应该永远把人当作目的,而不是手段。也就是一种行为以及行为背后将任何置于何种状态。最后的协同性是,在将所有人联系起来的时候,构筑合理的世界,其中人与人形成的协同人格关系。

最后关于模式,自然类别中的三个是可能的、存在的、必然的,正好对应了自由类别中的三个人对规则的认识。可能的规则,就是允许和不允许,这里不涉及道德判断,只是一种可能性的表述;而存在的规则,则涉及到了义务和违背义务,因为已经发生了,就要从道德层面去探讨义务;而必然的规则,则是人们能够认识到一种完全的义务和不完全的义务的划分,完全的义务就是一种必然要遵守的规则。

以上是康德自由类目表的内容,随着该内容的提出,康德也慎重说明,这些类别只是悬挂引进,他们是行为的原因,但行为的最终结果不能规定,行为进入自然界后不能发挥作用。例如,台湾uu聊天室迅雷下载我们认为道德不一定能在现实中实现。

也是如此,康德的道德哲学也面临困境。

纯实践判断力模型论

这些困境应用于自由法则作为事件的行动,这些事件发生在感觉世界,因此是自然的。

实际上是如何将纯粹的实践合理应用于现实的问题。在《纯粹的理性批判》中,康德用图形串联范畴和感性,感性直观,直观地基于时间,同时人的理性统觉统一也基于时间,台湾uu聊天室迅雷下载直观地串联合理性和感性。但是,实践的理性没有直观,是什么意思,我们在道德上不能善良,有明确的直观,也就是说,这种善良在现实中一定会发生。

不过,康德也认为,正是如此,道德才能够成为可能。如果人们总是考虑是否能实现,或者说依据实现与否来去做决定,去实施行动,那么就不存在自由和道德了。当人们不去考虑结果的现实性,不去考虑实现结果的能力的问题,而单纯考虑意志本身,考虑自由意志能够做出的决定的时候,道德才成为了可能。

对此,这种对自由意志的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就被称为实践理性的判断里法则,也就是德性法则的模型:“纯粹时间理性法则之下的判断里规则就是这条规则:问问你自己,你打算去做的那个行动如果按照你自己也是其一部分的自然的一条法则也应当放生的话,你是否仍能把它视为通过你的意志而可能的?

与之相对应,在传统的道德观中,用善恶来判断道德是否,康德认为道德行为本身决定了善恶。没有善恶的标准,人们应该如何理解道德行为?康德给出了一律,这个规律没有内容上的好标准,而是把决定权交给大家的判断力,也就是我的这个行为,能否被大家接受和执行,最终成为道德行为。如果可能的话,这种行为是善良的。

最后,康德认为这种方法可以防止神秘主义(例如道德感、神作为评价依据)和经验主义(幸福主义、功利主义)的危害。特别是经验主义,因为神秘主义的规则跟道德律的纯粹性和崇高性是相融洽的,但经验主义却往往是与道德律相冲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