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一点多少钱_故事:隐瞒脱单没公开,被母亲逼着去相亲,不料相亲对象是我男友

本故事由作者:剑衣,允许每天读故事app独自发表,旗下的相关账户“深夜有情”合法发表

谷佑是黑红色的游戏播音员,主要是因为口头便宜,喜欢队友的“友好交流”性格而闻名,这天他总是像往常一样做节目效果排列,结果遇到了菜的吝啬途径,他发挥了自己优秀的传统。

弹幕一个接一个地劝他不要骂,人家的女孩子哭了,他知道这个菜鸡中途也是播音员,继续回怼女人很厉害吗?

直到最后机缘巧合,他才知道那天自己骂的菜鸡中路是自己多年恋爱的姐姐,现在很尴尬。我们该怎么办在线等,我很着急!

1

“靠!谷佑手机摇晃,脸色丑陋,又输了。

“这个手机太残留了!“

“菜啊谷歌啊!“

“没办法,这个队友拿不动。“

弹幕刷得很快,都是抱怨和喷雾。

谷佑忍住了,没有说脏话:“这个菜鸡不动,我一个人打三个,他们四个人赢不了两个,马上进厂拧螺丝!“

他以前是职业选手,已经退休一年多了,但技术上什么也没说,骚扰多的话直播效果,时间长了,成为大播音员,黑粉有点多。

看了弹幕,谷佑完全免疫了话完全免疫,他这几年来都是这样来的。

熟练打开某颗牙齿的另一个现场直播区域,看到现场直播的粉红脸,点了进去。

“穿衣服,不看美女吗?“

“还不知道谷哥吗?我只喜欢看吃的东西!”

“没意思没意思,不看美女跳舞!“

其他播音员制作节目是看美女的舞蹈,谷佑不偏不倚,他特别喜欢看美食区的红烧肉播音员。

这个叫红烧肉的的确是个女主播,在B站还有近百万的粉丝,但是她不露脸,也不知道是个恐龙还是个美女。

但必须称赞的是,这个播音员的烹饪真的可以直流三千尺。

孟溪正在打算做焦糖红茶蛋糕。

突然就感觉自己直播间人多了起来,弹幕暴增。

“主播可以露脸吗?“

“有话说,这只手真漂亮啊。“

“真的有看菜的人吗?人气这么高!“

孟溪没有回答,她的直播风格总是放松,烹饪声音也很小,很多粉丝来睡觉。

她轻轻地说:“今天请告诉我做不用烤箱的蛋糕。”

她又拿起了隔壁的成品蛋糕,声音温柔地说:“做好了,就是这样。”

谷佑听了这声哦,不由得勾起嘴唇,露出一抹笑来。

“谷哥,你不喜欢吃蛋糕吧!“不,我看他喜欢做蛋糕的妹妹。“

谷佑眼前看到这个弹幕,不由得耳尖红了,脸淡了,说:“我看她做的很好吃。“

“确实,这个妹妹的声音也很温柔。“

“楼上一起,我直接叫妻子!“

“根据目测,我和多年的经验,这是美女!“

“美女是我的妻子!“

“天哪,这只手很爱呢。“

谷佑受到自己弹幕上的妻子的愤怒,他还没有叫过!然后愤怒关闭直播间,表面还是积极的,训练粉丝说:看什么,打了顶点比赛!“

“每天都正业!“

弹幕满屏问号,他们没有正业吗?

2

“玩游戏!你在看什么。谷佑继续和弹幕互怼。

女孩长得怎么样?他偷偷关注她好几年了,希望他们在弹幕上指出。

而孟溪这边,谷佑的粉丝一走,弹幕就正常多了,她反而松了一口气,真的无法应付。

她平时也不用直播赚钱,主要是在b站发送视频,但粉丝想用手教,所以这期间她在某条鱼上直播,但每天的直播时间也很短。

最后摇动手中的模具,孟溪把做好的蛋糕放在冰箱里,光荣地播放,准备剪辑。

刚刚洗完手,往客厅走去的孟溪,就撞见了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姜丹。

“溪溪啊,我要出一趟,几十分钟的功夫,有点急事。姜丹的表情大喊大叫。

孟溪说:“你想让我开车送你吗?”

姜丹摆手:“别,几十分钟我自己去,你帮我直播一段时间吧!“

她双手合十:“求你了。“

两个多年的朋友,这件小事一定不是问题,姜丹是游戏播音员,还是很厉害,她的游戏真的很普通。

但面对姜丹信赖的眼睛,最终还是用头皮点头。

看着姜丹离去的背影,孟溪坐在直播间发呆,看着她几十星的段位,她不敢动手。

“不怕小姐姐,就算你菜了我们也不会喷你。”

“对啊,玩嘛,实在不行玩个辅助混混。”

“对的,就算掉分姜姐也能分分钟打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了直播间名字的原因,姜丹的直播间反而人气更高了一点,孟溪觉得自己再发呆怕是不行了。

点开了排位赛,内心忐忑极了。

进入游戏,孟溪看到了自己的身份证。

十足的姜丹风格——杀鸡一样。

经常使用的是上官婉儿,不知道火舞这些秀儿英雄,孟溪心中的小人默默地流泪,她很难啊,她杀不了鸡。

然后在一楼秒内选择李白打野,名字比她更狂躁-队友是牛马。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生气,嘟嘟地说:“这个人怎么叫这个名字?“

弹幕欢快。

“撞了?”

“这名字是谷哥啊!排位也能撞,这会不应该巅峰赛吗?“

“谷哥直播间报告,高峰比赛只是跪下疯狂排名。“

孟溪不知道谷哥不是谷哥,她现在很无神经,但看到弹幕应该撞到播音员,她倒霉的母亲打开了倒霉的门。

“我在做什么?”她卑微五楼只能补位,而且她只期望不挨骂。

“妹妹别怕,玩个中路工具人!“

“没问题,不选c就行了。“

“谷哥来了,为什么不是姜姐,这个妹妹是谁?“

“结束了,我说和姜姐一致,那不是乱胜。

3

孟溪纠缠了很长时间,最终选择了张良工具人。

玩李白的谷佑这个时候也开始说话,他和姜丹不知道,但她也知道是个有实力的女播音员,以前打过女队,他以为对方会选择秀中单曲,没想到会选择工具人。

“可以啊,有觉悟。他觉得很好,工具人给他吃了线。

弹幕吐槽他。

孟溪想的挺好,她前期好好清线,到时候出件半肉跟着辅助混就行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辅助根本就不理她,果然只有射手是辅助的爹。

刚自力更生清线,孟溪以超强的预判,感觉草里有人,她有点痒,在草里发出技能。

突然被乔的两项技能击中,被草丛挑选出来的大男人廉颇登上了天空。

孟溪无法忍受尖叫,突然出现,保护了小生命。

李白:什么?

谷佑无言,他的红色消失了,连三只小猪都被对面的韩信儿童偷走了。

李白:中路怎么不看野区。

孟溪真想骂人,她母亲死了,还给他守护野区,她打开聊天界面,开始打字。

张良:我一个人,对面中路两个人,我看不到。

结果刚刚关了聊天界面,孟溪就看见那个天杀的李白整吃了自己一波线。

对面的小乔已经四级了,拿着彩虹色的扇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好像随时都想要她的项目。

孟溪怎么样?她只有谦虚的二级,蔡文姬通过她把她当空气,奶奶一口也不给奶奶,像她浪费空气一样,孟溪继续打字。

张良:你别吃完了,我还没有四级。

张良:蔡文姬能帮我清线吗?

但她的抵抗没有用。

李白:菜不配吃线。

蔡文姬:菜就菜,别拉我。

孟溪白皙漂亮的小脸顿时气的发红,这个人!这个李白和蔡文姬!

没事她脾气好,她不计较。

没想到她打算在草里蹲下乔,看到残血的蔡文姬向自己走来,后面有三个大男人。

浑身肌肉的程咬金拿着两个板斧冲向了孟溪所在的草丛。

孟溪几乎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心声——你不要过来啊!

而程咬金只是露出可爱笑容:“来,让我们亲热亲热!“

最终,孟溪躺在冰冷的河里,蔡文姬靠大招长走,她第一次感到峡谷的寒风如此刺骨。

蔡文姬还不忘讽刺:死河,真倒霉。

孟溪脆弱的神经损伤1万分。

弹幕都是悲惨的女性。

她还没有复活,两边又开始战斗,少了一个人当然没有赢。

李白:中途又死了?

她还没有复活。

李白:为什么不出发支援呢?

因为她死了!

最后,队友全部死亡,孟溪还没有复活的时间,水晶就爆炸了。

孟溪已经自闭,她没有说话,台湾uu聊天一点多少钱又打开了第二把。

这个,她选择了鲁班。

然后对面居然又是上单李白。

还公屏发话。

李白:名次不能输给鲁班必须死!

然后孟溪开始,被李白杀害,被元歌杀害,被钟馗钩住,最后以2-11的荣誉结束游戏。

鲁班不仅腿短,生命也短。

4

听到后面开门的声音时,孟溪终于抬起头来,仿佛看到了救赎一般无神经的姜丹。

孟溪吸鼻抽泣,流泪盯姜丹:”丹丹!”

“我掉了两颗星。”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

最后直接带上了哭腔:“打游戏太难了!”

“他们一直骂我,一直骂我!哭得越来越大了。好气人这个游戏!“

她拿着旁边的纸,哭得喘不过气来。

姜丹好笑又好气,拍她的背安慰说:“没关系,别哭。”语气里又是憋不住的笑意。

“那个小乔,一直吹我一直吹我!“

“廉颇一直打我,蔡文姬无视我,李白骂我!“

“他们骂我!呜呜呜孟溪抱着姜丹的腰哭得停不下来。

姜丹的直播间爆炸了,弹幕都在哈哈。

谷佑直播间此时无处不去。

“你骂别人的女孩哭谷哥!“

“做个人吧。不要那么便宜!”

“不会吧,不会吧,自己菜也能怪我谷哥?“

谷佑认为姜丹的粉丝有节奏,直接开始阴阳怪气。“女人很辛苦,女人打得不好吗?“

“牛啊,我的谷哥还是我的谷哥啊“

“爱,喜欢你,不要舔女孩子的狗!

“看,不是姜姐,而是帮助姜姐代理播放的妹妹,哭了,直播间爆炸了!”

刷弹幕的人太多,谷佑不去看就一直刷,他皱眉,还是点开了姜丹的直播间。

刚打开,就看到自己心里念念的女孩抱着姜丹流泪。

“那个李白!”

“呜呜,那个李白还说我为什么不支援!“

“我死了怎么支持?嗯,我坐飞机过去了吗?“

“他骂我第二,把他还给我吧!“

“嗯!”根本停不下来。

谷佑心中“蹬”完了小牛!

5

其实谷佑很久以前就认识孟溪了,那时他成绩不好,家里不支持他的电竞,他反抗思想,和家人吵架。

孟溪当时转学到他们的中学,她是南方的女孩,说话时软糯,不巧工作很受欢迎,有自己的套装。

他第一次喜欢女孩,孟溪成绩优秀,人气好。与

相比,自己似乎是偏执的问题少年。

所以这个恋爱,和谷佑一起去青训,去竞技场,得到最好的选手,直到现在。

他知道她考上了名校,知道她在做美食up,知道她在读研,孟溪一直优秀地不能靠近他。

每个人都不知道,表面上张狂的谷佑,恋爱了这么多年,但是连喜欢的人都不敢告白。

弹幕看到谷佑还在哭,发呆,又滚了起来。

“让我们看看谷歌做的好事。”

“那个小姐姐也不是菜吧,我觉得玩的也算一般。”

“人家毕竟是代播。“

谷佑这次破天荒没有怼弹幕,反而笑着说:“行,道歉。“

弹幕上刷着“祖父青结”,“谷歌被夺走了。”“?满屏的问号。

然后他在姜丹的直播间打字说:“姜姐,向姐姐道歉,我刚便宜。“

姜丹以前只知道谷佑是个大播音员,也是个有名的喷雾器,但她不知道他能这么礼貌。

“好了,不要哭,那个播音员向你道歉了。姜丹说。

孟溪想起姜丹的直播没关系,暂时感到很尴尬。台湾uu聊天一点多少钱

“这个没关系。”她搽干了眼泪,极力忍耐自己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想法。

谷佑继续打字:“姐姐不要伤心啊。不给我联系方式,我个人道歉吗?”

6

不知怎么的,他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勇气,想要靠近她。

他不再是和家人吵架打电话的迷惑男孩,他现在也有自己的天地。

弹幕看到这句话,都在打问号。

“牛啊,谷歌,打这个想法。“

“这个妹妹确实很漂亮,初恋的脸是我爱的。

“lsp”

“这个妹妹的衣服和刚才叫红烧肉的播音员一样啊“

“盲生,发现华点!“

!什么?“

孟溪今年23岁,母子单身,她小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头脑聪明,听话,看起来选择父母的优点很长。

这样优秀的条件,追求者很少。一个是因为她的研究生读的专家很冷淡,能接触的人很少。

二是很多男性,自动默认孟溪这样优秀的女孩,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呢?

所以联系方式对她来说很新颖。

孟溪对不起说:“太好了。但是,不要道歉。有时间带两个游戏就行了。“

这对谷佑来说是意外的喜悦,孟溪不仅没有拒绝,还积极邀请他玩游戏。

他笑着打字:”一定。“

有这件事,姜丹直播间的人气增加了很多,但只是直播中的小插曲。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每天都有人上她直播间打听孟溪,都被她糊弄过去了。

7

谷佑成功加上了孟溪的微信。

刚刚加上,孟溪就发来一个消息:“你叫谷歌,是就叫这个吗?”

当然不是,谷歌是谷佑打职业时,因为想被人记住,自己取的名字。

“本名不是叫这个,我自己取的。他回来说:但是我是谷。“

孟溪理解了他的意思,突然想起一件事,继续打字回答说:“你的名字真的很少见。在我的印象中,我只有一个中学同学的名字。“

谷佑的心稍微动了一下,她记得自己。“

“确实。孟溪想起那个记忆中的少年,眼睛笑着说:我以前爱过他。“

“但是,当时胆小,必须好好学习。这已经好几年了,也许有人忘了我。小时候的事,现在可以作为话题和别人说话了。

谷佑看到那句令人吃惊的恋爱,整个人呆了很长时间,心里像鼓一样。

孟溪以前喜欢过他吗?

这是他从未想过的。

他不能说自己是那个人。“他运气很好,可以得到你这个美女的喜爱。”

孟溪被这话逗地开心,回道:没有没有,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他的,当时被小混混抢早饭钱。“

“我胆小,吓得哭了,他出来把人赶走了。她想起那件事,整个人的眉毛都弯了起来。我觉得他很帅,静静地喜欢他……

“不过可惜,初中读完,就再也没见过了。”

那时候谷佑已经得到家里允许,去打比赛了。

谷佑也记得这件事,没想到这是孟溪喜欢他的开始。

“如果他现在在找你,你认为你会在一起吗?他问。

孟溪对这个问题感到震惊,“这件事怎么说,我至今没有恋爱过。”配上一个大笑的表情。

谷佑打字道:“孟溪小姐姐,我没告诉你我的全名,我叫谷佑,很高兴认识你啊。“

8

孟溪被谷佑两个字震动,白皙的脸瞬间变红。

默默地发出了两个问号。她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

他是谷佑?她刚才…

“你没骗我吧!她不冷静。

谷佑几乎可以想到孟溪脸红生气的可爱样子,很快又发送了照片。

他的身份证。

这次孟溪看了那张图,名字不仅是谷佑,地址也是她的老家。

没有逃跑。

孟溪害羞地不知道该送什么。

“事实上,我没有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谷佑打字道。

谷佑继续说:“我从你转学过来,我就一直喜欢你啊。”

“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巧,刚好……”你也喜欢我。

他终于说了很多年的话。“我喜欢孟溪,能给我机会吗?“

孟溪被他的话弄晕了,她喜欢那也是小时候的事,现在突然知道他是谷佑,她有点鹿撞了。

,结果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但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现在也很少想起这件事。孟溪说:我现在有点混乱,对不起。“

谷佑当然知道这种感觉,但他多年来一直在默默关注她,一直在考虑她。

“没关系,你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给我机会怎么样?“

“不一定要在一起,你想给我一个机会吗?”

孟溪没办法拒绝这样合适有礼的话,毕竟她妈现在也催她催地紧,要是真能成,那也是美事一桩。

从小到大,孟溪听了自己父母的话,除了她的大学选择了专业和学校。

她的大学入学考试成绩很好,理所当然一定能读到好学校的人气专家,她的父母希望她读医科大学。

可是孟溪不顾劝阻,选了冷门的考古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

专业人不多,孟溪认识的基本上都是和蔼可亲的老教授,隔三差五还得去实地,忙的不行。

工作不愁,这个方面人才本来就不多,加上孟溪自己也算是个比较大的美食up,生计也不愁。

她的父母现在只担心自己女儿长得像花,但是连恋爱都没说过。

孟溪不到23岁,多么被母亲催促相亲。

遇到的相亲对象,没有话题就没有感觉。

所以与谷佑的巧合,很少让孟溪心像死水一样,波澜起伏。

9

最近谷佑的粉丝发现他总是带着妹妹双排,在顶点比赛中

这是一个新的节目

红烧肉?

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吧。

这期间帮助姜丹的妹妹?谷佑经常看到的美食播音员他要联系方式的那个妹子?

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巧合?

孟溪这段时间,经常被谷佑叫着打游戏,说是一定要把那天受地委屈补偿回来。

就像现在她玩瑶姬,挂在谷佑玩的李白头上。

敌人的上官婉儿已经流血了。

“来,人头给你。谷佑说,台湾uu聊天一点多少钱李白站不住了。

瑶姬的两项技能顺利地接受了上官婉儿的头。

孟溪感到被宠坏的满足感。

上官婉儿:“什么?李白太多了。这不是在羞辱她吗?

弹幕也开始“不合适的人”这种酸味很臭。谷歌真的很好啊。”“是不是我眼瞎,今天的谷歌分外温柔!”

李白:“我待会还能更过分。“

然后再次带着瑶姬,进去磨练大把戏,上官婉儿再次残血,一起磨练的蔡文姬也被瑶姬的两项技能所吸收。

上官婉儿:“什么?“

蔡文姬:“什么?“

李白:“对你们说我更过分。“

谷佑的心都是带着喜欢的女孩玩游戏,产生了满足感。

弹幕又开始了。”我说我瞎了眼,他还欠那么多?“

“只有我觉得真的很好吗?”

“呜呜呜,爱了爱了。”

确实是很撩,手机另边的孟溪脸都红了,内心砰砰直跳,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被谷佑解救的早晨。

她开麦说道:“你别给我让人头了,好好打就行了,已经很牛了。“

谷佑被称赞的脸有点红,很少沉默。

弹幕此时炸锅。

“wc,谷歌他脸红了!什么?“

“他还不骂人!“

“红烧肉十年粉报道,这真是肉姐的声音!“

“我喜欢的播音员和我喜欢的美食up主,梦想联动啊“

“不,我的肉妻子便宜地喷谷歌吗?“

孟溪不知道谷佑直播间的情况,谷佑看着弹幕,嘴角的笑声越来越大。

然后关闭队伍的麦子,对着弹幕说:“别的妻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说完之后,打开团队麦子,继续和孟溪聊天。

弹幕是“什么?什么?什么?狗硬币谷歌!”夺妻之恨!!”

10

孟溪还有几天就要跟着导师去实地考古,走之前准备把那天的蛋糕制作的视频发上去。

结果发视频的时候,她发现平台后台有很多粉丝私聊她。

问她谷佑直播间是否是她,与谷佑有什么关系,有些痛苦。

甚至已经有了她和谷佑的同人文了。

孟溪被这些粉丝可爱逗乐开花,她现在确实对谷佑有好感,但还没有达到那种关系的限度。

想想,她只说了保守的回答。

和姜丹打招呼后,孟溪拖着行李箱,去了要工作几个月的c市。

虽然考古很累,但是一想到自己也能发掘出古代文物,那种满足感,让孟溪感到非常安慰。

只是工作开始不到两天,c市就开始下暴雨,而且几天,几乎引起了洪水。

为了安全考虑,孟溪好几天没出门了,总是和谷佑聊天。

但谷佑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心里充满了。

“我现场请假了,你们都在热搜,我不放心。”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呆头呆脑的,“我给你带了好的,我怕你没得吃的。“

孟溪差点哭了。“这架飞机的高速铁路停了,你是怎么来的?“

谷佑摸摸头,“自己开车~”

“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道路堵塞了。”孟溪说。

谷佑安慰她:“你别担心,我这是不是好到了?”

他把包里的各种吃的掏出来,便拿还边问她:“你这有锅吗?我会给你煮火锅的。“

孟溪点头,自己拿着口袋在旁边洗蔬菜,把锅交给他,看他忙前忙后。

氡的烟花中,孟溪笑着看着她:“谷佑,我们在一起吧~”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还有好朋友,这是第一次对她有男孩。

谷佑还在炒菜,听到这句话,立刻忘了停手:“真的吗?西溪。“

孟溪笑着说:“称呼变了,你说了吗?还在她面前安装。

“行,我遵守目的。谷佑笑得很开心。

c市雨连续两周,雨停后担心不安全,孟溪学校暂停实地。

姜丹听说这俩人还有这么一段事的时候,啧啧称奇,直说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不听她这么说,孟溪还真不觉得,在一起之后孟溪才真觉得是命中注定。

她暗恋过的人居然刚好也暗恋她,而且许多年后还机缘巧合地再次遇见,并且。
没有错过彼此。

他也是。

11

回到学校不久,孟溪的母亲打来电话,要求她回去相亲。

孟溪哭笑不得给她妈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

她妈妈先吃惊,然后说:“那个阿姨是你妈妈最近认识的朋友,很热情。“

“我以为你是单身,我夸了半天。”她妈说,“你要不去敷衍一下?不然我这也不好和人说啊。”

“妈,这不好吧,我这都已经……”孟溪是真不想去,这算什么事。

孟溪的母亲说:“我对人说。你现在有男朋友,过去敷衍就行了。否则,你以为我在玩她。”

“好吧。”她妈都这样说了,孟溪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她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谷佑。

没想到谷佑非但不生气,还笑着说没关系,让她去。

搞得孟溪有点生气,这不是不在乎她吗?

结果,直到她听了母亲的话,去了约定的中国餐馆,看到了熟悉的人。

孟溪才失笑,他可真坏啊。

“怎么样?你认为小溪是我家的孩子吗?”坐在她对面的那个阿姨这样问道

阿姨还拍了谷佑一巴掌,让他正经一些:“我家这小子和小溪你还是初中同学呢。她家这个死孩子忍耐了很长时间,要求她和孟溪的母亲相处。

但她也很满意孟溪,所以一直想成功,但她很担心。

“收入也很稳定,性格也很开朗,很开心。“

孟溪的母亲笑肉不笑,直视表示委婉。

“而且我们家的传统,他一定会听你的话。谷佑的母亲还在强烈推荐。

“阿姨”孟溪打断道。

谷佑他妈笑着看着她。

“谷佑是我的男朋友。她脸红不行,眼角看见谷佑在旁边笑。

隐瞒没有公开发票,被母亲强迫相亲,意外的是相亲对象是我的男朋友

这两个长辈都呆着,谷佑母亲说:“你在说什么?“

谷佑笑着说:“妈妈,溪溪本来就是她。“

虽然是件好事,但谷佑的母亲还是一巴掌拍在背上,生气地说:“臭孩子,你这么坑妈妈?“

谷佑急忙求饶。“不,你将来的媳妇还在这里,给儿子留下面子。“

孟溪不否认他的说法,一直在笑。(原题:“蜜汁红烧肉”)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台湾uu聊天室破解ios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的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