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uu聊天是什么设备_北大教授:教育不等同于"洗脑",那真正的教育应该做什么

灌输和洗脑是消除你的独立见解,你接受的不包括将来自主成长的种子。

-陈嘉映

什么是洗脑?为了自己的利益强制向他人灌输虚假的观念。这个定义有三个关健词,一个是灌输,另一个是虚假的,最后一个是洗脑者自己的利益。

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教育和洗脑的区别。用uu聊天是什么设备我们可以比较这三个来讨论。

教育和洗脑的三个区别

首先是虚假的。洗脑要灌输给我们,不是真理,而是虚假的观念。教育的目的则相反,教育是要让我们获得真理。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一层区别。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洗脑的结果给我的大脑安装了很多真理,即使我用了一点强制性,洗脑似乎也是一件好事。是不是这样,我以后再谈。

再说第二条,强制灌输。洗脑要把虚假的观念灌输到我们的脑海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开始宣传机器,不管你喜欢听还是不喜欢听,宣传机器都会继续运行。

大家都听说过戈培尔有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教育不同,教育不是教师强迫学生的,学生是自愿的。

教育不是自上而下的灌输,有些论者甚至认为,真正的教育应该是教师与学生之间平等的自由交流。这是洗脑和教育的另一个区别。

第三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纳粹的宣传不是德国人的利益,而是纳粹党自己的利益。

以流通为例,他向学生流通有多有利,谁有利?首先是他自己,他发展离线,他自己先赚,你是否赚,其实不是他关心的。

教育不是这样的,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教育我们的学生,当然是为了孩子好,为了学生好。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三层区别。

如果你接受我教给你的东西,我就明显会得到好处,你显然有理由对你那套东西保持警惕。

每一种区别都存在疑点

造假、灌输,为了洗脑者自身的利益,从这三个方面来看,的确,教育与洗脑不同。但是,如果我们想更多的步骤,这三个区别,每个区别都不太清楚,有疑问。

就说强行灌输吧。这里的疑点是:一方面,洗脑不一定都靠强制灌输,另一方面,教育也有强行灌输的一面。

首先从教育方面说。我们现在正在执行高中以下的义务教育,这也是一种强制性教育,家长不让孩子接受教育是违法的。

教育也并不总是讲道理,很多东西直接就要求学生背下来。老师要求学生背这首诗,背这篇课文,这不是灌输吗?历史课、政治课、灌输成分更多。

灌输的背后有强制性的,不背的话会减分,这是强制性的手段。想想我们怎样教孩子弹琴,强制就更明显了,不待细说。

你跟孩子说,你要么坐在这儿好好弹琴,要么上院子里耍去,十个孩子十个到院子里耍去。

我知道,有些论者主张,真正的教育不可以是灌输,而是老师和学生之间平等的、自由的交流。这种坚持,看似开朗,而且在政治上是对的。

我当然赞成我们的教育应该减少灌输的部分,增加自由讨论的部分,到了大学阶段,用uu聊天是什么设备特别是需要更多的自由讨论。

但教育不能等同于自由交流。小学、中学不说,到了大学,师生之间也不完全平等交流。

我在其他地方说过几句话。这里不怎么说。不怕俗气。平等交流的话,不应该让学生支付学费,老师应该拿工资。

应该由谁来确定真假好坏?

真实和虚假是更大的问题。我们也许会想,我们把四人帮那一套叫作洗脑,是因为它要灌输给我们的是一套错误或者歪曲的观念。

而我们所说的教育,比如说我们教给学生代数公式,教给他们唐诗宋词,教给他们弹钢琴,教给他们爱国,我们是在教一些正确的东西,美好的东西。

大家已经听说过了,这个想法并不能让我们远离。另外,父母不会告诉孩子圣诞老人的故事,用uu聊天是什么设备也不会告诉孩子她是从面包树上出生的。

这里的大问题是:应该由谁来确定真假好坏?

最后,让我们看看为了谁的利益。我刚才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确实,如果你为自己带来好处教我,台湾uu聊天app我有理由怀疑你在洗脑。

我们教育自家的孩子,是为了孩子的利益,至少首先或主要是为了孩子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这些“教育者”的利益。

如果把爱国主义教育、救自己的教育说成洗脑的话,除了市场哲学以外什么都不洗脑。

我们说到,教育难免有灌输的成分,不过,老师虽然规定了你必须学什么东西,他通常却不禁止除此之外你学点儿什么。换句话说,他不会屏蔽相反的信息和异见,也不会让你参考比较,也不会让你思考这些东西背后的道理。

你必须把这首诗背下来,但你去读别的诗,他不管;不管你懂不懂,你必须背住这个公式,但你偏要自己去把这个公式推演出来,老师并不禁止,多半还会鼓励。

洗脑就不同了。我们说流通班是洗脑,有些原因是想屏蔽不同的信息。

很多学生自愿参加这个班级,不像拉壮丁那样把你拉进去,但是一进入流通班级,大部分都会关闭,不允许自由出入,没收手机,不允许自由通话。

洗脑的前提条件是屏蔽异见

我说,用真实还是虚假区分教育和洗脑不是最好的角度。的确,一上来就讨论谁真的谁好,雾是不可避免的。

清晰的区别在于是否屏蔽异见,这是区分真伪的前提条件。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我们最初不可避免地被灌输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是真的还是坏的,我们最初不太清楚。

但是,如果有得到信息的自由的话,可以把别的东西和告诉我们的东西进行比较,我们会慢慢培养自己的判断力。

教小学生学习东西,强制成分多,而且很多东西,我们不说明背后的道理,让他们记住,随着孩子的成长,强制成分越来越少,越来越依赖道理。

为什么?很简单,他们长大了,明白了道理,有自己的判断力。

当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力时,他们可以反过来判断最初教给自己的东西是真是假。我们不妨把这一点概括为:回顾始知真假。

是教育还是洗脑,我们往往不能只看当下是否带有强制来确定。孩子长大了,知道了更多,视野开阔了,自己对好坏有很好的判断力,相反看到当时的教育和灌输的不同。

他回顾学习钢琴的过程,即使记得其中包含相当强制性,他也会理解这种强制性。他知道这个时候圣诞老人没有送礼物,但他不会欺骗这些。

洗脑的情况不同-洗脑的人一旦能判断真伪,他就会感到自己当时上当受骗,不会感谢当时给他灌输的老师,也不会原谅他。

从教师的角度来看,他有自己的课程,但他不限制学生接触其他东西。这表明他教的是正确的知识、正当的道理。

实际上,这种自信的一个突出标志就是,不禁止学生接触不同的东西、相反的东西,反倒鼓励学生时不时跳出他所教的东西。

洗脑者却没有这份自信,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他教给你的东西是他所知道的最好的东西,但他其实不那么自信,所以他需要禁止你接触与他不同的那些东西。

教育的意义,在于培养独立判断力

当然,回顾始知真假只有部分的解释力。你教孩子吃辣,他也许慢慢就喜欢吃辣了,教一个人喝酒,他慢慢就爱喝酒了。

钢琴和数学也是一样的,实际上,如果他将来成为数学家,钢琴家,一定是他后来爱上了这项工作。这是正面说的,反面想的话,教他什么就爱上什么,洗脑是最可怕的地方。

圣殿教徒在自杀前的一刻,可能仍然相信他的人生被正确引导。极端的情况下,事情确实无法挽回,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也不必太恐慌。

公开说明可以引导当事人反省,引导观念与现实对质,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选择。

前面曾问道,要是洗脑的结果是给我脑子里装上了好多真理,洗脑会不会是件好事?不是的。不是的。

我想要真理,但我不仅需要占有真理,还需要追求真理认识真理,需要自己认识真理的过程。或者反过来说,如果你自己不追求真理,那么即使真理落在你手里,你也不知道这是真理。

何为真理的问题与你是谁的问题是连在一起的。教育的理想是举一反三,我有自己的理解和见解,可以举一反三,灌输和洗脑消除你的独立见解,你接受的不包括将来自主成长的种子。

教育中有一部分,当然是长辈和老师把他们当成好东西,把他们当成正确的知识,传递给下一代。

但同样重要的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培养学生的独立判断力,培养他的自由人格,希望他成熟,在他自己的时代,根据他自己的性格,获得他自己的好处,过着充实的生活。

关于他有意义的生活,教育者不会决定。从我来看,这是教育和洗脑的根本区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