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室ios版账号_脱不花:我们用了三年半的时间,终于让人真正理解了什么是教育

文/脱不开花,获得APP和罗编思维创始人兼CEO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

非常荣幸,可以在这么盛大的会议上发言,特别是有机会代表没有学过的人。

罗振宇让我成为伙伴是阴谋。因为他是传播学的博士,所以我没有上过大学。但是,有博士学位的人终身学习,其实并不是特别有说服力,所以他找到了我,形成了现在的班级。我相信他考虑过,教育程度特别高的人,和完全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结合起来,可以从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考虑终身学习。

我在我们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叫做代表没有文化的大众。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刘松博老师、李育辉老师都在得到上开设了课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起举行了很多次会议,每次会议,我都代表没有文化的大众发言。并且我会告诉他们,老师,您跟您的博士生这么讲是没有问题的,水平特别高,但是不好意思,我们群众听不懂。因为到目前为止,全中国受到过本科以上教育的人不过5%,绝大部分群众是没有受到过很好的教育的。但是,这些群众在创造历史。所以老师,请有历史责任感,向这样的大众倾听你的学问。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一直在折磨刘和李,甚至让他们感到幻灭。刘老师跟我反馈我给博士生讲课很受欢迎,为什么在你这里不行?我说,不是不行,而是打开障碍,让非专业领域的学习者,让对学问和知识感兴趣的人也能听到,能听到。在这样的理念下,几年来,我们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很多人通过获得的服务,有机会倾听这些大师的课程。

今日题目结合了近几年的一些探索,既有教训也有经验。在现在的时代,终身学习是我们百岁人生必然经历的。那么,对于组织来说,一定会面临一些挑战。我把这个挑战统称为为从“是什么”到“怎么办”。具体来说,我总结了以下三个挑战,并相应地谈论我们如何面对这些挑战。

挑战1:个人和组织如何适应终身学习

我们小时候有过书。为什么被称为“十万这本书至今仍是青少年读书的重要内容。只是,我小时候对人生的疑问大多停留在为什么和什么的水平上,随着探索的深入,仅仅研究什么和为什么是不够的。特别是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有强烈的实践倾向。解决问题——在大时代,世界面临着许多新问题。因此,许多人有强烈的需求研究怎么办。这可能是终身学习的重要挑战和课题。

所以,我想先正式介绍一个人,他叫吕铁马,今年68岁,当过公务员,也下过海,现在退休了。那么,在我们周围熟悉的人中,有这样的退休人员吗?他们退休之后都在做什么呢?在学术领域,许多人可能仍然坚持在一些岗位上,但大多数人选择回家种花种草,包括孙子和孙子。这些都是非常好的选择。然而,吕铁马先生开辟了另一条路。他在60岁退休时确定了一个目标,台湾uu聊天室ios版账号那就是学习法律。他说,这是他一生的愿望。但是,学习法律通过司法考试,他从60岁开始自学准备考试,61岁开始参加相关考试。毫无疑问,他没有通过考试。之后,继续准备考试,这个考试是7年,第7次参加中国司法考试后合格,他成为中国法律考试历史上最大的考生。

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他拿到执业律师证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找工作,并且成功地在北京一家中型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个实习律师的岗位。到今天为止,作为68岁的实习律师,他在这个单位工作了一年多。他周围有二十五六岁、高等教育、研究生和博士学位的同事。

这个传奇故事打动了很多人。我问他,你67岁才做实习律师,有人委托你来代理诉讼吗?他说确实,我年龄大了,没经验,好多人不愿意找我做案子。但是有一类案子我有优势,这一年来接过很多,就是离婚案。如今,吕铁马律师早已变成了十分优秀的离婚诉讼专业律师,并且他十分有信心再做五年。他说,我工作到七十二三岁,应该没问题。

我认识他。因为他是得到的用户。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这个选择和大多数人的选择不同。他说的两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句话是,所有科学家都告诉我们,我们这一代将迎来长寿。如果我活得比我想象的长的话,60岁退休的话,活到90岁,还有30年。我不可以放任自己不去对自己的未来做出规划。第二,他说,我想给我的孩子做个榜样,到了60岁,你还能赢得别人的尊敬。在你生活的任何阶段,只要你能坚持学习,你就能活出不同的精彩。

现在吕铁马这样的人在增加。前几天,国内金融学家进行了数据分析,发现中国确实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但从微信的数据、移动通信的数据来看,这些老年人中的大部分人还在路上,在城市和城市之间频繁来回奔波,像吕铁马一样奋斗我们一直在倡导和发展终身学习,但是随着终身学习者的年龄越来越大,当更多的高龄奋斗者仍然保持着极大的学习动力和工作热情时,我们的组织是否做好了准备,可以张开怀抱,迎接这些人,使他们成为组织的一员?所以,我每天都在提醒自己,首先,我自己年纪大了,有可能和同龄人竞争吗?第二,如果有一天,我们公司来了这样的求职者,他68岁时有勇气,也有应聘网络程序员的能力,我们的组织准备迎接他吗?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和他融合,和他们这样的人一起做创造性的工作,就意味着我们的组织不是一个能适应终身学习的组织。

近日,四中全会专门提出建设终身型学习社会战略。在过去的几年里,得到每天早上固定发售的节目被称为罗吉思维,该节目有固定的呼叫,每天早上都被称为和你一起终身学习。到今天为止,台湾uu聊天室ios版账号这个呼叫已经呼叫了868次。在过去的三年多里,我们确实在全国找到了终身学习者,和他们一起终身学习。得到在线3年半,累计用户超过3400万人,共有558名合作老师,像人民代表大会刘松博、李育辉一样,能够和我们合作开发课程的老师有132人,还有385名讲书老师和41名声音讲师除此之外,得累计研发了195门课程,组织了56场讲座,提供了2002本听书作品。在获得的电子书库中,有2万多本精选电子书,协助获得的签约教师出版了31本书,通过获得推向市场的实体书有150本。最为重要的是,“得到”的线上内容超过了4155小时,这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终身学习,持续学习时长的一个缩影。获得的所有内容都是以非常高密度的方式制作的,平均每天在线3.23小时的新内容,为用户提供内容和知识消费。而这4155小时的课程,如果放在线下,可能会发生很大的时间上的膨胀,

另外一个数字也非常惊人。《得到》上线3年半,笔记功能上线仅2年。该功能上线后,发现得到用户共写了1540万张学习笔记,总字数超过15亿字。截止到今天,得到所有用户的总学习时间超过22万小时,每天得到的用户平均每人每天的学习时间为52分钟。以前,我们经常看到国外地铁上有很多人在读书,中国地铁的人大多在刷手机。但是,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因为过去,海外地铁没有手机信号。有了手机信号,他们也在看手机。其实,基于互联网的阅读,基于数字化的阅读和学习,我们可以非常骄傲地说,中国走在世界前列,这与我们的移动通信普及有很大关系,与我们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也有很大关系。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通过手机,通过网络完成数字阅读和深入学习,这与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信息不同。

还有一些引以为豪的数据。美国人发明了MOOC,即在线学习教育系统,有很多非常好的课程产品。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在追踪它的完成率,也就是说,有多少人真正学习并完成了学习。这意味着他们实现了深入的学习,开始再学习……那么,海外传统的MOOC产品近年来发表的数字不乐观,他们在2013年左右达到了授课率的高峰,约为6%,之后的几年一直处于微小的萎缩状态。到目前为止,它们的完成率约为5%,而移动互联网的获得完成率约为41.88%。其中,刘松博老师在这里,他的课程结束率约超过70%。这样的成果,不是我们从一开始就预料到的。随着业务的发展,我们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而回过头来才发现,这样傲人成绩的背后,其实是有幸运,也有坚持的。这个坚持,对于一个学习者能够更好地完成学习,也许起到了一些正向的作用。

还有一点。就是对于一名终身学习者来说,他已经脱离了考试、考级、考证的压力。所有刚性的约束都得到解放,此时能继续学习的人,对自己的要求很多。那么,新的挑战诞生了——过去几年,我们大多数人的学习动机主要来自外部制约,如大学入学考试、国考、工作实行等。但是,当我们进入职场时,很多刚性的制约消失了。这时,很多人失去了目标感,他很难重新定义自己的目标——这也是得到三年多以来只发展到三千多万用户的原因,他们只是网民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定制目标是非常困难的。

挑战2:如何找到终身学习的内驱力

,组织如何帮助员工,或者如何定制目标?这是获得上线以来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从我们的实践来看,最有效的方法是以人为通道,以人为榜样和基准。得到自创业以来,在学术领域、课题领域,我们只与老师合作,这位老师一定是我们能访问的,这个领域是最好的老师。然后,“得到”通过和这位老师的共同努力,把一门课程打造成为市场上最好的头部产品,并提供给学习者。大部分学习者在学习启动时,对这个学科的了解未必深刻,但出于对这样一位教授者的向往和认同,他们会启动对一个学科的学习。例如,得到开设的雪兆丰经济学课目前有45万多人在学习。他基于这门课程出版的《薛兆丰经济学讲义》也卖出了100万册。我们发现,很多学习者至今为止对经济学有爱和恐惧——他们想深入探索经济学的奥义,但有困难的心情,隔行如隔山,或者以时间有限为理由,为自己设定了障碍——这种情况很常见。然而,雪兆丰老师的出现打破了这种人的自我限制,他起到了示范和领导的作用,引导更多的人在经济学领域寻找现实世界的解决方案。例如,在这期间,我们开始了第一季度的雪兆丰带你重新学习经济学活动,第一季度有50多人参加了这个计划,和他一起重新学习经济学。这就是所谓的以人为渠道,可见名师之力。一个有示范精神,有人格魅力的老师,能带动一批人的学习,包括一些懵懵懂懂的人启动学习。在这个学习过程中,由于反馈和收获不断,他建立了对学习的信心,并能树立持续学习的决心。把这样的群体逐渐发展成终身学习者,是获得在定制目标过程中的发现。除此之外,互联网所擅长的奖励方式,比如即时激励或者打怪升级的一些方式,针对学习其实并不好用,因为学习本身这件事是挺反人性的,特别需要发自内心的自驱力。而人的示范作用,对自驱力的产生是最有效的。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我们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是如何更高效地构建知识体系。例如,我没有读过大学,自学可以得到很多知识,但有一件事永远无法弥补,因为我没有接受系统的学术训练,所以在进行系统化学习时,能力明显比其他的多。
同学很弱。因为我缺乏系统学习的方法,这正是高等教育传达给每个人的价值。因此,当我们在互联网上提供高效的学习计划时,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如何建立知识体系,而不是互联网擅长的。它是传统的教育体系,是由著名教师带来的高级教师和传心模式建立的。而互联网只能起到一个补充性的作用,是用技术尽可能弥补缺陷的做法。那么,这个技术是什么呢?就是人工智能。所以,过去两年,“得到”投入巨资,用于“得到大脑”这个人工智能项目的建设,即试图以人工智能的方式,模仿某一个名师带高徒的方式,比如某导师会为自己的研究生开书单,带领他的学生进入某一个领域进行深入学习和探索。得到大脑在元旦前后在线提供服务,用户可以从兴趣开始,这种兴趣不一定是具体的学术问题,也许是对公司的兴趣。比如说,我对华为产生了兴趣,在“得到大脑”输入“华为”二字,它就会提供一个围绕着华为构建起来的知识网络。当用户跟从兴趣方向,在“得到”提供的有兴趣的知识网络里畅游一番之后,一套与此相关的,完整的学习路径就被架设起来了。

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呢?这是我们面对3000多万用户服务时,从后台看到的最常见的问题。我在一家企业从事某项工作,已经学习了李育辉老师教的组织行为学课程。接下来,我应该学哪门课?这是最常见的问题,用户希望得到提出深入学习的方案。但是,人工不能满足每个个人的个性化需求。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在这种情况下,就特别需要一个能够匹配到不同的人的,系统的解决方案。因此,这是我们探索的,也是终身学习的第二大挑战。

实际上,我们认为得到大脑比以前任何产品都前进了一大步,但必须承认,今天只是模仿名人的某种状态,离人与人之间的真正交流,这种真正的交流水平还很远。然而,它可能比我们以前做得更好,也可能对初学者有更大的指导作用。

挑战3:如何建立有效的反馈激励机制

第三个挑战对我来说也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如何建立反馈和优化机制。我们基于真正的人际网络,在传统的学习体系中,尽管天资不同,成绩也不同,但我们经常得到不同对象的反馈。基于这个反馈,聪明的人可以自我优化。然而,这种个人终身学习的反馈和优化机制在互联网上很难实现。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三年来,“得到”一直在探索。我们提出过学习中毒性的假设能不能把游戏的强反馈机制带入到学习产品的研发中来?因此,我们引进了很多游戏产品经理参与开发,但从结果来看,作用不大。机器模拟的反馈不能给个人带来真正的优化。

因此,终身学习这个领域的最大问题,无论是组织中还是社会上,无论是以什么样的目的和方式学习,都有兴趣,为了充实生活而投入生活而投入的人。总之,终身学习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是如何形成反馈和优化机制,使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来自悦姐的实践,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悦悦姐是女创业者,她毕业于美国名校,回国后进入特别痛苦的行业,在农村用人工智能手段帮助渔民提高产量。众所周知,中国的水产业是世界上最大的,有很多渔民。但是,悦悦姐发现,即使她多年扎在南方农村,也很难说服养鱼家使用人工智能产品。因为他既不理解也看不到效果。那么,她的突破口在哪里呢?她先从增值服务做起——帮渔民照看放暑假的孩子。农村的孩子放假没人管,很容易出事故,而悦悦姐租了一个空院子,雇了一个本村的会做饭的阿姨,把这些孩子召集起来,号称农村夏令营,提供免费的照看服务。不要钱,管饭,管安全,这样的服务谁能抵抗?大家都非常高兴,孩子们也不觉得假日漫长无聊了。那么,她为孩子安排了哪些活动呢?得到有少年得到的产品,对青少年来说,99元的课程,如鲍鹏山讲水浒,共300次,非常长,孩子长期听。在这个夏令营里,每天早上,阿姨帮助孩子们连接扬声器,集体听书,下午轮流复述,一天就过去了。这项活动在数百个村庄进行,很受欢迎,她的业务也发展得很好。

因为这个,悦悦姐和我开玩笑说,她替我推广了产品。我也开玩笑说,我们的产品,本来的一个用户买一份,结果你用音箱一扩,一村人才买一份。但是,这种方式达成了非常奇特的效果,就是一个暑假过去了以后,这些孩子因为每天要给别的小伙伴传述他听到的故事,所以他的表达能力和作文能力都得到了突飞猛进,超过了很多在城里上补习班的孩子。他不仅可以用声音演讲,还可以写出美丽的作文。这是悦悦姐最初没有想到的事情。她的初衷只是通过孩子们影响监护人,推广自己的产品。没想到,这些孩子真的变了。事后总结,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当你带着教别人的任务进行学习的时候,你的学习态度是最端正的,学习效率也是最高的。当你以教别人为目的的时候获得的反馈,进行自我优化的动力也是最强的。因此,我们认为高产品是农村水产家得到的巨大启发。

因此,要推动终身学习的进展,群体互助和教学是必不可少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一定要让那些过去以数据,以ID形式存在的人还原到线下,形成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们要互相寻找,互相认识,互相帮助,而且要互相授课,就像悦悦姐夏令营里的孩子一样。因此,在我们的获得大学产品中,在线派对、互助课每三个月甚至每月进行一次。在北上广深,“得到大学”的完课率达到了200%,这在全世界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人在网上选择的课程,他有意识地学习两次,第一次是自学,第二次是共享,这实际上是复习的过程,其效果非常明显。近一年来,接受大学为5000名学生服务,他们基于互联网的学习,通过集体互助机制,建立了新的学习习惯。其中,得到大学最优秀的学生们,可以保持星期一聚集的习惯,在自己建立的学习和交流机制下,成为更好的学习社区。这是我们三年半以来实践的落点,我们认为很有价值。

希望明年得到在人民大学和众多企业内推行我们的HOWTALK产品。具体来说,各行各业的人都说HOW。例如,如何开展工作,如何解决问题。在得到大学中,我们听说过很多人说HOW,治疗乳腺癌的医生教我们如何提高中国乳腺癌术后的生存率,乡镇干部讲述基础社会管理,程序员讲述如何开发千人千面的产品等,涉及各行各业、各领域。实际上,大量的知识不仅存在于大学的教科书中,还发生在人的头脑中,结构化还没有时间。HOWTALK是通过集体互助的方式,从脑海中夺取发生的知识。而这个攫取的过程,就是一个快速结构化的过程,它同时可以把我们终身学习的对象和主题再往前推进一步。

我们的使命非常简单,为每个人的力量。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挑战和困难,我们希望有更多人知道,无论你遇到任何挑战,如果你能回到知识里面寻找答案,很多问题也许会迎刃而解。

在得到中,我也认识了警察。大学里有很多警察用户,他们来自很多不同的警察种类,有些对普通人来说非常不知道。我要说的这个警官叫杨,他是狱警,在大规模重刑犯的监狱工作。在这个监狱里,大部分是被判刑10年以上或者无期的人。杨警官大学毕业以后就在这所监狱工作。大概三年前,他接收了一个犯人,这个犯人在跟他交流的时候,跟他说:“小杨,你还年轻,得多学点东西。我推荐得到这个产品。那时候,杨警官对互联网学习还一无所知。作为一名狱警,他觉得,uu娱乐聊天室这个犯人看起来好像还挺有说服力。于是,他下班以后,就真的下载了一个“得到”,结果发现挺好,最后竟然成了我们的忠实粉丝。杨警官是一个特别有心的人,他在工作中发觉,有一个学科特别值得学习。他们要给犯人很多对话和心理指导,为他们回到社会工作,杨警官一直想学心理学。不然,以他的阅历,与好些犯人都无法对话,他说什么,这些犯人都不信。他认为我能学心理学吗?但是没有条件。结识了“得到”以后,他发现了很不错的心理学的课程,于是投入了学习。特别感人的是,杨警官在系统地学习了心理学知识以后,他认为,应该让这些犯人也参与学习。但是,监狱里是不允许有通信设备的,他没有办法给犯人一个手机,让他也在“得到”上听课。因此,杨警官坚持两年,编辑自己在上面买的所有课程义务,印刷,形成讲义,在他的管辖区向犯人借阅,学习。之后,犯人在学习课程后,我读完了组织行为,能改变心理学的讲义吗

本来这是基层监狱警察不为人知的善举,我也不知道。但是今年10月,杨警官刚刚加入了得到大学,他来北京参加了入学典礼。开学典礼上,,刚出狱的犯人给他发了微信。杨警官说得到了参加入学典礼了吗?我在得到上看到你,特别开心,为你高兴。如果你不让我得到两年的学校,我就不会那么平常地回到社会。出狱买手机,入手下载。我说我刚出狱,得到了的呼叫把学费还给了我。听起来像段子吗?但是,这个再次获得自由的人在微信上说:我特别感谢你在监狱里学心理学。所以出狱后,我每天都告诉自己,如果这个社会接受我,我会努力接受那个。如果这个社会不接受我,我会更加努力地接受这个社会!他还说,我刚才听了不花的直播。她说得到大学有奖学金制度。我希望你一定要考上前5%。那样的话,就能得到奖学金。当我有一天能上大学的时候,你可以给我发这个奖学金。他说的奖学金,我们确实有。考试前5%的同学可以得到,他可以自己使用,台湾uu聊天室ios版账号也可以指定为弟弟和妹妹使用。这是杨警官和他的犯人发生的故事,也是我们应用受益的角落。

这个故事流传了一阵子,才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听完之后特别感动。我们知道,终身学习的服务要服务到很多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它还可能抵达一座监狱,可以抵达到一些几乎看不到未来的重刑犯身上。所以我们有很多同事说,这才是中国版的《肖申克的救赎》,只是这里没有脱单,只有救赎。

对于教育相关人员来说,大家似乎对教育有自然的理解,但对于网络公司来说,终身学习的在线教育公司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理解教育工作和学习服务。所以这听起来就像一个笑话——我们用了三年半的时间,终于让所有人真正明白什么是教育,什么不是。我和同事总是回顾夜空中灯光飞翔的形象,总结教育以什么形式表现,传统的在线,其本质只不过是人点亮人。所以,只要我们提供的服务,提供的内容和产品就能发挥照亮人的作用,我认为我们正在从事教育。

谢谢你。

华夏基石e洞察(微信号ID:chnstonewx):由中国人力资源管理泰斗、咨询业开拓者、《华为基本法》起草者之一彭剑锋教授领导,资深媒体人员和企业文化咨询专家宋劲松共同创立,我们提供最具原创性、思想性和实践意义的管理文章权威、合理、明智,高级管理者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