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室 骗人_裁员!爆雷!被资本催热的教育行业何去何从?

文/苏舒

“我被裁掉(哭脸)”

周洲告知远在2000公里外老家的妻子自己被裁掉的消息。再过一两周,周洲计划正式休产假。这次裁员非常突然,从通知裁员信息到签字,不到两天。

周洲在北京一家K12(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阶段)在线教育机构工作。前几天,周洲正常上班,公司也没有发出裁员的消息。这次裁员,周洲所在的公司裁员了约75%的人。虽然得到了N1的赔偿,但带薪休产假变得空虚,周洲陷入了不安。

裁员,暂时席卷教育课程。自7月24日发表双减意见以来,以新东方、好未来等为首的教育股价大幅下跌,在线教育企业也开始了疯狂的裁员模式。据公开信息统计,目前,高途教育、猿辅导、豌豆思维、作业帮以及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都陆陆续续开始裁员。

去年还热火朝天、欣欣向荣的在线教育赛道,一时间风声鹤唳。分析人士指出,这一幕,看似是在“双减”意见下无可奈何的裁员自救,但实际上,在政策落地前,爆雷跑路、虚假宣传、行业内卷,整个教育赛道上乱象横生。这个曾经被资本催熟的行业,飞舞的泡沫逐一破裂,每个人都很危险。教育课程的玩家,未来在哪里?

裁员!裁员!裁员!

8月5日下午,微信朋友圈的屏幕截图在各大微信群中传播,屏幕截图上写着“2021-08-05所有人当场失业”。”网传为字节跳动教育板块的大调整。

而后不久,台湾uu聊天室 骗人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裁员消息迅速传播开来。据报道,目前,大力教育已经开始裁员,实施NT2补偿计划,和台湾uu共享主播的聊天室部分人员转行或投入新项目。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络学校的业务不会停止。你拍了一、GOGOKID,暂停运营,开始退款流程。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大力教育内部人员,大力教育确实裁员,赔偿了N2。但是,有些业务没有关闭,正在调整。

在大力教育之前,裁员潮席卷了整个在线教育板块。6月7日,新浪科学技术开始大规模裁员,台湾uu聊天室 骗人现在根据部门进行面谈。

7月30日晚,高级教育创始人陈向东发表了裁员信息,说这是一项艰难的决策,但为了生存,必须严格遵守“双重减少”。高速公路此次裁员范围突破万人,相当于高速公路三分之一的人被裁员。高途全国13个地方中心,8月1日前完全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指导老师中心。

掌门1对1也在脉脉上被曝出裁员消息。掌门一对一的员工发表了掌门教育裁员70%的消息,另一位员工在评论中说,这次主要裁员的是产研部门。掌门1对1CEO翼在朋友圈承认裁员,在健康有序发展的同时,增加素质教育的投入,不得不送别业务伙伴,寻求更多素质教育人才的参加。

另外,51talk也传言开始大规模裁员,第一次裁员对象从试用期的员工开始。豌豆思维员工也在脉脉上曝出裁员消息,并表示,台湾uu聊天室 骗人豌豆思维从7月30日就开启了裁员。该员工还指出豌豆思维暴力裁员行为,包括私聊、强制签订不合规不合理的赔偿方案,直到8月4日还没有正式的离职通知书,收回系统权限,剥夺劳动生产条件等。

而猿辅导、火花思维、好未来等都陆陆续续被曝出裁员传闻。中国新闻周刊就裁员一事对相关企业进行核实,截至目前,未获回复。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自2021年5月起,在线教育人才需求断崖式下跌。同时,处于“已离职,可快速到岗”的在线教育员工比例高达98.5%。

在线教育裁员风波下,裁员开始抱团取暖。中国新闻周刊发现,目前各大工厂裁员开始建立裁员自助组。另外,在公共编号晚点LatePost发表的在线教育相关文章的留言板上,其他领域的HR开始向教育领域的员工抛出橄榄枝。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会长马学雷表示,在“双减”的意见下,企业不应对K12阶段的学科教育抱有幸运心理,裁员、变革是现阶段学校K12学科教育训练业的必然选择。

““双减”意见下,必须采取适当的机构变革、退出、退出纠纷等措施。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目前在校外教育领域,企业集中在学科培训上,双重减少意见发表后,上市企业退出市场或剥离学科教育、非上市企业变革等需要时间。

被资本催促,混乱的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训练负担的意见》(双重减少)。双减意见在学科训练机构性质、学校许可证、就业教师、教师资格、训练时间、训练内容、训练形式、训练场所、训练价格、营销方式、融资方式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和规范。

目前教育板块几乎受到影响。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新东方美股下跌54.22%,高度下跌近63.26%,好未来下跌70.76%,网易有道、掌门教育和一起教育下跌幅度分别为42.81%、35.22%和38.70%。

分析师指出,放弃宏观政策的原因,其内部原因可以从行业发展中窥视。

在线教育的追逐比赛,从资本的进入开始。据网络经济公司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资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时间最高,即154件。2020年行业融资事件数比去年减少了27.9%,但融资规模急剧增加,达到2016年以来的最大值,融资总额达到了539.3亿元。

资本注入也为在线教育的“烧钱”发展奠定了基础,制作广告,发放补助金迅速占领市场,部分在线教育企业的市场、销售和管理

高距离2021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高距离第一季度收入为19.4亿元,市场、销售和管理费用为25.07亿元,损失4.26亿元。根据好的未来2021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季度的销售管理费用比上个月增加了171.6%,收入大幅度增加,但受市场费用激增的影响,纯利润损失了1.69亿美元。

数据显示,2020年有37个在线教育品牌与综艺节目合作,节目数量接近70档。2020年前第三季度,猴子指导、作业帮助和学校在广告和销售方面的投入总额约为55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2倍以上。

在线教育铺天盖地的广告之下,企业却屡因虚假宣传被点名或处罚。

今年4月23日,北京市教委通报了一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提前招生收费、广告宣传用语不当等违规行为,责令相关机构立即整改;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总局以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为由,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培训机构责令改正并罚款;5月10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作业帮和猿辅导分别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6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公布了一批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案例,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3650万元,其中包括新东方、作业帮、猿辅导、掌门1对1等。

除此之外,资金链断裂、卷款跑路、拖欠员工工资等暴雷现象在教育企业中屡屡出现。据网经社“电数宝”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平台“死亡”公司数量为25家。

教育行业的泡沫,在“双重减少”的意见下,一个接一个地突破。在K12阶段,教育本身是具有公益属性的行业,资本利益的性质与教育有冲突。熊丙奇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表示,教育本身有特殊性,快速孵化、催熟、上市套现资本操作逻辑会扰乱教育的市场秩序。资本催熟下的在线教育也产生了价格欺诈、虚假宣传等诸多乱象,机构不断制造教育焦虑,违背教育的本质。

教育课程的未来怎么走?

“双减”意见落地之下,教育企业纷纷开始寻求转型。“对于校外教培企业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遇。马学雷说:K12学科教育业务按下暂停键后,对企业来说,教育内容和商业模式需要新的变革和变革,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但中途也充满了新的机会。

陈礼腾表示,在K12学科教育的严格监督下,各K12教育机构本来的学科类业务缩小的同时,也可以考虑开拓课程的发展。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服装。
服务、智能教育硬件等成为各教育机构变革发展的方向。

猿类指导作出了最快的变革反应。7月28日,猴子指导正式推出旗下新产品南瓜科学,定位STEAM科学教育,采用AI交流学习,采用实践探索的学习方式,包括科学图画书、实验探索、生活开拓、科学广播、专用问答等环节。

除了转向素质教育外,成人职业教育也成为在线教育企业转型的方向之一。

今年4月,与谁学习改名道路,将现有的考试研究、职业训练等成人业务改名为道路学院,发表了“同心圆”考试研究教育产品的生态系统,着重于人的考试研究。另外,高道将金团学堂APP改名为高道财经,通过高道APP,深入职业教育领域。

同期,打工跳跃也将教育业务图扩展到考试、考证领域。5月6日,打工进入大学生学习服务平台学习小易,完成了学习小易的升级,增加了网络课的扩大、考证学习等服务。据报道,在这次大力教育裁员事件中,素质教育和大力智能台灯硬件部门暂时受到影响较小。

教育硬件也成为企业变革的选择之一。但是,相关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教育企业变革教育硬件仍然很困难。首先是技术、人才的积累,其次是教育硬件课程也分为很多种类,玩家竞争很大。企业从那里出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探索,积累经验。

“新进入者也面临老玩家的竞争,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服务等课程更加拥挤,竞争也更加激烈。陈礼腾说。

“资本退潮,市场竞争恢复理性,运营效率高的教育企业差异化,资本化运营的教育机构退出舞台,整个行业更加规范化。另外,在双减背景下校外训练的市场受到压缩,但其需求仍然相当大,机构数量的减少给生存的教育机构带来了一定的增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