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狐uu聊天截图_形成教育合力 缓解教育焦虑

为满足广大家长需求、着力解决学生放学后、寒暑期“看护难”问题,各地以多种形式开展小学生校内托管服、爱心公益服务等工作。新华社发

四川成都市武侯区龙腾社区暑期托管班,开展内容丰富的特色活动。新华社发

【专家视角】

编辑按

大江南北,暑假模式陆续开启。但是,今年这个暑假该怎么办,学生、监护人、老师有点困惑,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双负的管理下,在线教育训练机构基本退出暑假市场。双职员的父母把孩子放在家里很不安,即使老人和保姆在家管理孩子,也担心孩子的学习没有人管理。这时,教育部门伸出了校园管理的援助手,现在参加者没有想象的活跃,有些老师缩短了假期,需要评价效果。这种情况,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会教育的角度来看待长期家长教育的不安,理解这种不安,用全社会的力量来解决。

家庭、学校、社会教育缺乏有机联系和互动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体系,教育资源极度不足的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们普遍享有更好的教育机会。但随着教育的发展,教育不安日益增加,其中家长的教育不安最大。现在家长教育不安的原因是什么?除了人们通常所说的家长教育需求水涨船高、教育发展的内卷化趋势和应试主义教育依然如火如荼的解释外,笔者认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构成的大教育体系是了解家长教育焦虑现象的重要背景,家校社会关系现状是审视家长教育焦虑的重要起点。目前,家庭、学校和社会三种教育关系的现状是什么?

家庭教育:在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夹缝中生存。

我国家庭教育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然而伴随现代社会对学校教育价值的推崇,家庭教育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着学校教育的挤压,逐渐成为学校教育的延伸。许多家长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过多地把精力放在学校说明的任务上,例如检查孩子的学校作业,催促孩子学习,完成学校给家长安排的任务。家庭教育呈现学校化,成为学校学科教育的延长、家长异化为应试教育的教练等现象。另外,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界限也模糊不清。目前,社会培训/课外指导/课后管理已成为我国城市家庭普遍的教育选择。在家长热衷于选择这些社会教育的过程中,出现了社会教育替代家庭教育的趋势。在向孩子报告各种班级的过程中,家庭教育的内容逐渐被带孩子去班级和孩子一起上课培养孩子的兴趣特长等活动所取代。总而言之,家庭教育的空间在一定程度上被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所充斥,家庭教育被挤压成学校教育的学校教育的学校教育。如果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被移除,目前家庭实施的教育内容化。傻狐uu聊天截图傻狐uu聊天截图

学校教育:在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挑战中无所适从。

近现代以来,教育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家长们在教育方式上逐渐经历了从放任自流到精心栽培的转变。近年来,我国绝大多数家长也开始追求精心种植教育。继承精心培养教育的父母为孩子寻求更好的教育机会和资源,在选择学校热、学区房等社会现象的背后,很多父母对优质学校价值的高度期待。另一方面,社会教育的发展对学校教育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本应以非学历教育训练为主业,作为学校教育补充,满足中小学生选择性学习需求,培养兴趣特长,扩大综合素质具有积极作用的校外教育机构,逐渐偏离初学者,偏离既定轨道,成为学校教育的干扰者。但是,面对家长和社会教育机构的挑战,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2019年的调查显示,学校的应对相对被动:另一方面,学校管理者和学校教师认为,家长们精心栽培的教育目标不应诉诸学校,家长应承担主要责任,不应对学校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另一方面,面对社会教育给学校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学校管理者和教师无法改变现状。

社会教育:陷入影子教育的定位,无法摆脱。

目前,在我国基础教育生态环境中,校外社会教育已成为重要力量,但目前校外社会教育的真正价值未能充分表现出来。首先,社会教育属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不同,在内容和形式上应具有相对独立性。但是,现代社会,社会教育只是学校教育的影子。影子教育的概念强调了各种社会教育对学校教育的依赖性,社会教育只对学校教育强调、重视的内容作出反应。其次,家长对校外社会教育作用的评价远低于对社会教育的投入热情。由于秉承精心栽培教育观念,当代家长普遍重视校外社会教育的投入。但是,评价家校社三者对孩子个体发展作用时,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2019年的调查表明:家长们仍然认为学校教育才是最重要的;即使是在兴趣特长的培养上,校外培训机构的作用也排在学校和家庭之后。由此可见,以社会培训班为代表的社会教育为学校诞生,深受家长欢迎,但其实际作用并不被学校和家长认可。这里出现了对社会教育作用评价不高的家长们,在追求各种社会教育的同时,对社会教育作用负面评价的学校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促进了社会教育的发展。

家长的教育不安从不确定性中产生

家庭教育的学校化、社会教育的大流追求、学校教育选择的极端化(选择学校热),其背后的共同关键词是家长的教育不安。从社会心理学上看,不安源于人们对不确定性的感觉。上述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关系现状的说明,目前中国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之间彼此渗透、交织,但三者之间缺乏有机关系,存在很多不良交流关系,编织了不确定性的网络,其中家长感到教育不安

家庭教育中家长主体性不足,家庭教育空间受到压迫,为家长盲目的教育焦虑埋下伏笔。

家庭教育是指父母或其他家长对未成年人实施的,以促进其健康成长为目的的的引导和影响。其内容和形式与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不同,但从家庭教育夹缝生存的情况来看,家长对家庭教育的理解和实践还没有脱离学校中心主义,很多家长根据学校的标准开展家庭教育,选择社会教育。归根结底,家长在家庭教育中的主体性不明确,没有意识到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界限,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孩子成长中的独特地位和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被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包围的监护人,其教育不安有很大的盲目性。

学校教育的强大地位和不作为加强了社会教育的发展,间接增加了家长的教育不安。

学校教育在三种教育中现在处于核心地位,聊天记录 uu无论是家庭教育的内容还是社会教育的形式都是学校教育的原因。但是,如何引导家庭教育,如何看待社会教育,学校基本上处于隐形状态。家长应该选择社会训练,选择什么样的社会训练内容?对此学校很少给予正面回答。学校闭嘴,不表明对社会教育的态度时,很多家长只能随大流报告班级,社会教育机构利用市场机制开展市场营销,赚了很多钱。

更为重要的是,当前社会教育的野蛮生长与学校教育的“退出”有一定关系,这同样凸显了学校教育的“不作为”。在“减负”“治理教育乱收费”“校园安全”等一系列教育改革过程中,学校的教育职能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弱化。例如,很多校长、教师认为学生兴趣的培养、个性化的教育是家长的责任,家长对学校的期待是不现实的。其实个性化教学一直是学校的重要功能,也是学校教学改革的重要目标。引起我们反省的是,在现在的教育改革中,在赋予学校更多的职能的同时,在削弱学校所需要的职能的教育改革中,学校的教育职能不能以改革的名义削弱,也不能成为学校不作为的借口。

社会教育在野蛮的成长中脱离了教育属性,产生、利用监护人的教育不安成为依赖生存的重要手段。

社会培训机构遵从市场法则,追逐的是利润最大化,特别是在当前市场监管不充分的背景下,社会培训机构处于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家长的教育焦虑是成功经营的基础,销售教育焦虑成为社会教育机构的营销战略。在此背景下,社会教育机构的教育属性越来越淡化,作为教育服务的重要主体无法摆脱影子教育的附属地位,其独特的价值无法发挥。这形成了恶性循环,社会教育利益化的市场行为失去了独立性,在淡化教育属性的过程中,家长的教育不安成为了巨大的商机。

家校社会良性互动才能破解家长教育焦虑

目前整个教育生态体系中,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三者的地位和功能缺乏明确的定位,三者互动影响时,家庭教育空间受到压迫,社会教育偏离教育属性、学校教育不作为等一系列现象。在这期间,家长们不习惯,感受到一系列的不确定性,傻狐uu聊天截图产生了家长的教育不安。因此,建立家校社会的良性交流关系是解决家长不安的重要途径。

建立家校社会良性互动关系的关键是建立大教育观的发展理念。长期以来,教育事业的改革与发展主要围绕学校教育展开,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一定程度上从属于学校教育。这一狭义的教育发展观已经不适应我国教育生态结构的变化。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各有独立价值,它们之间彼此关联、相互成全,共同营造出个体发展的生态环境,这即是一种“大教育观”。只有当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建立起良性互动关系,共筑为一个有机整体,才能形成教育合力,教育领域中的不确定性才能减少,家长的教育焦虑也才能得到根本缓解。

(作者:王东,系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