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室账号转卖_严厉整治教培产业,能否消除教育内卷

整治教培,只是消除教育内卷的开端

本刊记者/李明子 杜玮

发于2021.9.6总第1011期《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规范校外训练水平上,意见从机构审查、运营方式、训练内容、训练时间等方面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文件发布当天,业界三大巨头未来、新东、高途股价下跌幅度均超过50%。大机构裁员、小机构停办,教培行业凛冬已至。

“校外学科教育机构持续二十多年的繁荣发展已经过去,未来教育的同步指导等业务仍然存在,但不会像以前那样激增。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会长、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分析说。但是,如何根除教育不安这个问题,事情更加复杂。

教育产业是如何产生的

当时刚成立的新政权接手的是长期战乱后的摊子,要重建山河,必须培养各行各业的人才,但由于国力还很弱,集中了稀有教育资源1953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一次会议针对小学整顿提出了“整顿巩固、重点发展、提高质量、稳步前进”的方针,这被业界追溯为中国重点学校制度的缘起。改革开放之后,教育部更是明确提出了,要“把约700所首批重点中学办成全国、全省、全地区第一流的、高质量的、有特色的、有良好学风的学校”。

(2020年5月,江苏南京市,一家新东方学校内展出的十年发展历程。图/人民视觉)

重点中学以“为上级学校运送尖子生”为主要功能,该“尖子教育”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公布之前停止了。重点学校在1986年以后不合法,国家禁止重点学校和变相重点学校,但由于政策惯性,变相重点学校一直存在,在某种意义上,还在成长。”杨东平分析说。

拔尖教育体系早就存在,“到2000年为止,校外学科训练的主要形式是家庭教师,比较分散,主要是教育差距。”马学雷总结说。

1993年深秋,“北京新东方学校”正式成立,13年后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以新东方家族史为原型,后来的电影《中国伙伴》描绘了令人兴奋的中国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人们对教育培养产业的普遍看法。这是冉冉升起、繁荣的朝阳产业。俞敏洪与他的合伙人们创立的新东方,是中国第一家在美上市的教育机构,开启了教培行业的1.0时代。

就在新东方深耕留学英语市场的同时,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面对广大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市场,正在因公立学校的“掐尖”愈演愈烈而开始形成。1998年前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华罗庚数学学校(后改名为仁华学校)在北京市海淀区招收小学三年级学生,开始进行小学奥数训练,为该校中学部、高中部选拔学生。该模式很快被北京其他重点学校录取,并被全国各地效仿。

“仔细研究,在教育产业的发展初期,除了像学习一样依赖广告招生的少数教育机构外,大部分教育班的来源都在学校,教育系统内部。杨东平举个例子。北京西城老教协-西城教育训练学校曾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坑班,龙校水木龙华训练学校是清华附属的坑班。坑班是指帮助重点学校掐尖的校外学科培训班,学校与市场教育机构合作,与重点学校密切相关。

在新东方成立10年后的2003年夏天,俞敏洪的出身者,当时在北大硕博连读的张邦鑫,因为长期以来数学家庭教师受到好评,所以简单地注册了名为“学习”的公司。7年后,已经从北大退学的张邦鑫,带着名字变成未来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很快,好的未来纯利润超过新东方,成为新行业的领导者。

(2019年3月28日,“新东在线”在港交易所举行图/中新)

投资圈视好未来为整个教培行业发展的历史标杆。“好未来2010年上市后的十年,是教培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伙伴勇敢地说。

“2000年后,整个行业开始公司化、连锁化、商业化、集团化、资本化,教育机构帮助全日制学校的先头发展。马学雷说,这种模式吃了二十年人口红利、城镇化发展红利和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红利。新东方也在2004年开始拓展新的业务增长点,先后成立了泡泡少儿英语、优能中学等板块,渐渐地,K12培训取代留学英语培训成为它的主营业务。

2016年,从网络预约和自行车泡沫共享中逐渐退出的资本寻找新的课程,教育顺势而为。据普华永道统计,2016年国内教育行业的并购投资规模有239亿元,虽然总体量不足2018年的一半,但投资数量多达431笔,说明当时资本对教培行业的看好。

刚兴起的在线教育也参与了这一潮流。2016年6月,中国在线英语教育集团51名Talk在美国上市,7月,英语口语学习App英语流利说宣布获得约亿美元的c回合融资。一个月后,在线少年英语教育公司VIPKID宣布d回合融资额为2亿美元,成为当时K-12在线教育领域最大规模的单一融资记录所有者。

当时,各在线教育机构已进入竞争白热化阶段。据36氪星统计,网络学校、作业援助、猴子指导等头部机构率先出力,广告投入总额达到30亿~40亿元,猴子指导到2019年暑假结束的招生投入达到4亿元。催化竞争是资本持续注入,截至2019年12月,国内在线教育行业融资达到170多家,其中5家获得数亿美元融资。

公共汽车站、地铁、电梯曾被教育广告占领,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三线。在2021年春夜前10分钟的广告中,作业援助、学习思考、猴子指导等教育头部公司逐一登场,隔着屏幕可以闻到教育机构背后的资本气息。

“由于资本的支持,校外教育机构的力量超过了很多学校自身,体积也越来越大,疯狂地获利。原本作为学校教育衍生的教育活动,最后反食、绑架学校教育。校外培训形成比较独立、庞大的体制外教系统。政府必须下大决心改变这种情况。杨东平说。

难以继续的发展模式

董均曾在中国头部K12教育公司工作过六年,“明星教师”是他履历上的一大亮点。在这家公司,为保持营收,课程续报率的KPI指标被不断提高,层层下压到每位讲师头上。更新率与教师的授课费直接相关,更新率达到92%时,董均的授课费可以提高45元的更新率超过95%时,UU聊天室无限点数台湾uu聊天室账号转卖授课费可以提高60元。但是,如果持续率一直不好的话,上课时间的费用不会下降,但是机构有可能不给老师上课等就把人赶出去。

(2019年8月,学而思在北京投放的广告。图/视觉中国)

在线教育就像一只吸金怪兽,吸进了大量投资,却赚不到钱。截至2019年9月,已经上市的7家在线教育企业中,只有正保远程教育、新东方在线和谁在2018年实现了利益。双师教室是在线主讲老师和在线指导老师合作授课模式,作为在线教育的新卖点,很快就成为资本圈钱的工具。

“现在在线教育很繁荣,是资本输血。新东方会长俞敏洪在2020年表示。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为数百亿元。“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

但“烧钱”战争仍在继续。新冠疫病进一步转移训练,资本再次涌入在线教育,2020年猴子指导融资35亿美元,作业23.5亿美元。

赔偿越多,投资越多,各家庭赌博产业带来高回报,必须“卷入”更多的消费者。作为行业红利的受益者,董均萌生了离开大机构的想法,从2019年开始。他记得,当年暑假刚结束,业内的一家公司就开始了第二年春季继续课程的活动,他们也要跑。这次促销比以前提前了半年,9月开始组织课程继续活动,10月组织了第二次继续优惠,完成了双十一,12月又开始了第三次。尽管进的时候,董都知道教育机构的利益性,但是赤裸裸地圈钱和内卷,违背了他进公司时教育事业的初心。董均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甭提受到尊重,不被家长骂死就不错了。

焦虑是最好的营销手段。业内臭名昭著的广告是你来,我培养你,你不来,我培养你的对手。在更新期到来之前,接受专业训练的教师也用各种方法传达不安。五年级这么重要,还没上课,等什么?“

理想探索网络教育界限的程皓再次被现实打败。程皓所在机构运营的双师教室,大部分用户来自全国GDP前20个城市,不能沉入真正缺乏优质教育资源的许多城市。程皓相信,只有改变县城中学里那些成绩处于中后部的学生的认知与格局,才能真正改变当地的未来。但如今,让程皓感到迷茫的是,他所相信的互联网教育不仅没有实现教育公平,反而在加大教育差距。

“校外培训体系的无序发展已经脱离了教育的初心,影响了教育对立德树人这一根本任务的实现。”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无序的校外培训系统及其背后的资本受到打击和约束,其实是必然的。

义务教育学科培训没有前途

教培机构“超前培训、超标培训”,早在两年前就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从201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开始,减负和素质教育是近年来教育改革政策的高频词,但每次被束缚的高阁,双减是实现素质教育的线索。

““双减”减少的是学生重复补习文化课所占的时间,交换的时间可以增加素质教育,实现教育的根本任务秦春华解释说。在素质教育的补充阶段,学校根据政策要求发挥主阵地的作用。

(暑假期间,许多家长会在各种培训课程外等待孩子。图/视觉中国)

中国不是第一个管理校外训练产业的国家,在同样重视教育的东亚地区,日韩也有同样的措施。从1968年到2009年,韩国经过五次政府的努力,逐渐取消高考,实现高等教育的普及,从根本上消除了升学竞争带来的补习需求。然而,平准化高中教育要求国库负担私立高中教职工资和管理费用,造成巨大的财政负担,现实中城乡教育质量的差距也促使学生为维持竞争力而寻求课外补习。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经济受到严重损害,精英教育的声高涨。2009年,韩国提出了高中多样化300项工程计划,建设了从环境设施到教师能力更优秀、升学率更高的有特殊目的的的高中。被短暂压制的补习需求再次释放,公立教育和影子教育的斗法仍在韩国继续。

但与日韩不同,中国学科参加主体在小学阶段,马学雷等对全国教育行业的调查显示,小学参加率为60%,中学占30%,高中参加率为10%,日韩主要学科参加者为高中生,其次是中学,小学阶段的学科率最低。也就是说,日韩校外学科研修市场对应的是大学入学考试的需求,中国现在的教育是优质学校推进的市场,满足教育不安产生的超纲学习需求,不是大学入学考试的需求。

“中国高中生很少去校外补习,台湾uu聊天室账号转卖是因为校外高中培训的整体实力不行。”马学雷分析说。但是,高中阶段的学科训练还在继续。在他看来,这主要是因为目前大学入学考试的评价方式还不完善,考试比例还很多,但根据双减政策,高中学科训练的发展空间非常有限。

“不仅要看政策对校外学科培训的管理,还要看基础教育整体的系统改革。基础教育改革的方向和措施已经明确,今后义务教育学科的训练没有前途。马学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训练爆发的原因是义务教育有问题,学校教育发展失衡是重要原因,历史上义务教育平衡发展,训练机构在义务教育阶段完全没有机会。基础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之一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城乡一体化。

教师轮流工作,被主管部门视为教育平衡化的核心措施。早在2003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在此之后的3-6年里,辽宁省沈阳市、福建省福州市、湖北省十堰市、河南省南阳市、江苏省徐州市等多个城市在不同施了教师轮流工作政策。

“2006年初中小学教师轮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通过教师轮流解决中小学教育不均衡发展问题,但教育不均衡是很多因素的长期作用。当时,单独运行的教师轮流政策抑制学校选择热,实现教育平衡发展显然不足。2009年发表的《教师轮流政策实施问题检查》的总结。

这篇文章还指出,教师轮流制在实施过程中政策没有得到有效执行,轮流教师有担心的两个问题,相关问题发生后,教育行政部门的审计、纠正不足,实际的保障措施也跟不上。

“双减”政策出台后,各地开始推进新的教师轮流工作。8月2日,江苏省常州市颁布的具体政策是,流动范围内的专任教师每6年交流一次,参加交流的专任教师分别为本次应交流的对象的15%,其中骨干教师不低于本次交流的对象总数的20%。

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北京市也将大面积、大比例推进干部教师的轮流工作。目前,北京市已有东城区、密云区两个试验区,计划在2021年底前开始全市六个区干部教师轮流试验。

“15年前的教师轮流考试,只是教育领域内部的尝试,在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背景下尝试轮流考试,还很苍白目前,国家在教育领域实行新时代的教育评价方案,大力推进双减政策,强力管理学区房间,目前中国面临教育内卷化革命,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重要措施。研究教师轮流工作的业内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切断内卷的根本途径是什么

“在中国,孩子刚六七岁就开始考试,卷入了抢夺下一阶段优秀教育资源的比赛中。最近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是从根本上切断教育内卷。马学雷说。管理教育产业,只是开始。

秦春华也指出“双减”只是政策组合拳的一项。2020年《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发布,根据该方案,同时推进高考改革,构建引导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考试内容体系,对高等职业教育、研究生考试招生改革等层面也同样规划。

“根据目前的基础教育改革制度设计,小升初环节将完全解冻。”马学雷分析说。根据中央文件,义务教育阶段改革的关键词是“均衡”。幼升小,小升初通过计算机抽签,根据学区附近的入学,不仅是分数,学校也不勒紧。

(某训练机构内的一对一指导)。图/视觉中国)

另一方面,相关政策提出“优质高中招生名额按比例分配给中学”,将招生名额分配给学校,分配给班级,促进学生平衡。普通初中的学生按照固定的比例进入高质量的高中,理论上可能比高分学生积累的高质量的初中更有机会进入高中,从根本上消除小升初的竞争压力。除非当地教育部门监督漏水,否则故意放水,执行不严格。

学科学习强化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教育广告相反,马学雷表示,主流的学术观点主张不要夺走,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能理解,从小就被按在地上摩擦,长大后反而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和动力,高中生已经有了自主学习的能力。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新时代普通高校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高校发展的关键词是“多样化”、“有特色”,如美术高中、体育高中、语言高中、科技高中等。根据马学雷的分析,未来的美术高中对应美术大学入学考试,科技高中对应强基计划,大学入学考试阶段的竞争也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是把独木桥换成多条路线。

现阶段,中考后学考试后的全国实际普遍比例为6:4,但政策强调“普遍比例大致相同”。不必等到高考,严峻的竞争和淘汰似乎已经出现在高中前面。

“真正的教学。
育应该是这样的,义务教育阶段的学员都是好孩子,高中入学考试不是用学科、分数来选拔、竞争、淘汰学员,而是根据学员的特点、兴趣、才能进行分流,适合学术研究的走普通教育之路,有职业技能才能和能力的走职业教育之路。”马学雷分析。

大学科研修机构被削减后,以家庭教师为代表的微学科研修是否到处烽烟、游击,依赖于考试以上的系统革命。例如,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建设,如果将来能像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一样,没有就业歧视、职业歧视,报酬更高,只有实现这一点,大众才能自愿选择职业教育,不一定要训练、考试、普通高考。

职业教育是一个系统化的问题。《教育部2021年工作要点》的其中一项,就是建立健全以纵向贯通、横向融通为核心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马学雷解释,纵向贯通,就是打通中职、高职、职教本科,以及将来的职教研究生(包括博士和硕士)。据悉,目前,国内的职教本科只有33所。

横向融通是在各个阶段,满足一定的审查条件,学生可以在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转变,不是一生的选择。提出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即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本科等相应水平在就业方面被视为同事,可以考公务员和事业单位。

理想进入现实需要时间。秦春华也坦言,台湾uu聊天室账号转卖至少要改变这一代人对教育的理解。但是,具体落到每个人身上,每个人都不想成为试验品,承担着改革的阵痛。双减政策出台后,北京海淀区初学生家长的真实感觉是教育成本高,教育质量差,不安。由于双减政策,她孩子的语数在英语线下停止补习,从学前开始一直上的舞蹈班也因疫情暂停,只有一个英语在线一对二班。这位家长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一位数学老师,在线1对1补课。从在线大班换成在线小班,时间费明显增加。

这个海淀家庭今年暑假的教育支出反而比往年多了30%。由于没有机构管理教师的质量,负责课后作业管理,家长需要更多的时间管理孩子的学习。这位妈妈明确表示,只要条件允许,她不会让孩子参加学校的课后托管,宁可花更多钱给孩子上有实质知识收获的补习班。

“从社会收入结构来看,住在金字塔尖和塔底的家庭不会受到“双重减少”政策的影响,最痛苦的是我们的家庭。这位家长无能为力地说。她说,目前普高的升学率只有60%,意味着两个初中生里就有一个可能上不了高中,而眼下在中国读职高的出路并不理想。我们声称孩子平安幸福第一,对孩子的学习没有那么焦虑,但是没有父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老鼠。在现在的社会形势下,有点能力的监护人,不能让孩子走高工作的道路。如果不解决教育领域的根本问题,现在的负担实际上只是增加我们家长的负担。”这位家长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皓、董均为化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