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点数_平均74岁的清华学霸唱响《少年》:他们曾是怎样的“少年”?

作者:金(富书专栏作者)

“我还是以前的少年,一点也没变。时间只是考验,心中的信念一点也没有减少……”

前几天,平均年龄74岁的祖父母们在中央电视台的春夜唱歌《少年》,让全网沸腾,无数观众感动了他们的活力和热情。

他们来自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他们身穿白衬衣、黑色西装马甲,戴着红领结,头发花白,表情丰富,齐刷刷地挽起袖口合唱“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活力满满,热切动人。

网友看到他们的视频后,台湾UU聊天点数纷纷留言:

“这才是真·少年。”

“谢谢老一辈们的付出。还是气质和心情不会被岁月磨平。我希望永远年轻,永远流泪。

不仅感动,还有很多网民羡慕

希望老去的日子,我们也能像祖父的祖母们一样保持青春的活力。“

这个艺术团的成员并不简单。50年前,他们是清华大学理工科的霸主,其中很多人是从校园到结婚殿堂的家人,他们是许国,正确的芳华,他们的爱情故事经历了风雨,真挚的很感动。

在网上爆炸的他们是什么样的少年?

面对疑问,初学者不改变

程有时出生于1930年

他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飞机设计师,也是学校的最高小提琴家。

小时候见证了日军飞机的狂轰乱炸,学习航空有时从小就有志向。

当时的中国,航空专业领域是空白的,尽管亲戚朋友和老师断言学习航空没有未来,但程有时坚决通过了清华大学的航空系。

1970年,程不时接受组织调到上海,参加了中国第一台大型喷气式客机运输-10的设计。

当时办公室在上海废弃的机场,因为地方不够,所以在集装箱里子。

上海的夏天很热,为了不让汗水滴在图纸上,他们用报纸把手和脚包起来。

他们得到的数十万张设计图纸可以铺在机场。

当时,有人不相信。设计飞机,能飞吗?

程有时生气地说:你认为我们是谁?我们吃的是这顿饭,学的是这门学问,做的是这件事,为什么不能飞呢?”

内心强大的人,不会被怀疑的声音所吓倒,程不时的心中始终有一个飞机梦。

2002年,退休在家的程不时接到电话,受美国红星飞行员协会的邀请参加编队飞行。

就这样因缘际会,72岁的程不时登上了他27岁时设计的飞机。

有人如此评价:“哪怕你没设计过别的飞机,设计过初教-6飞机,这一辈子就够了。

如果你27岁时创作的作品,几十年后也会受到好评,也会感到一生的价值。

即使面对质疑的声音,初心也不会改变,即使面对艰苦的条件,也不会放弃爱的事业,不会青春,这是少年。

惊天动地,隐姓埋名的人

张利兴和朱凤蓉是合唱团的“将军夫妇”。

两人都是上海吴嵩人,他们17岁离家到北京读书,70多岁退休后才正式回到故乡。

张利兴和朱凤蓉是高中同学,后来在清华园重逢。

清华工程系毕业后,张利兴毫不犹豫地奔向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

当时学校没有恋爱的风气,分手前,张利兴鼓起勇气,台湾UU聊天点数和朱凤蓉拍了照片。

这张珍贵的照片,成了连接两人缘分的礼物。

一年后,26岁的朱凤蓉也毕业了,她收拾行李、带着两箱课本,追随爱人的脚步来到大漠深处。

让年轻人意想不到的是,由于张利兴的家庭成分,他们被组织要求结束恋爱关系。

两人商量一下,决定闪电结婚,第二天去办理手续。

戈壁原本被称为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荒原上只有一栋空房子。

在没有日夜实验的日子里,有惊险有趣的经验。

朱凤蓉记得,有一次在工作途中遇到狼,打着手电筒看到狼的眼睛,她的第一反应是摘下帽子撞到头上,台湾uu聊天室不能充值幸好她平安地度过了那个夜晚。

张利兴家里有保温杯,上面有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字。

他们夫妇俩志同道合,互相支持,在广阔的沙漠呆了几十年,中途有机会离开,但他们选择坚定。

拿起黄色的旧照片,朱凤蓉淡淡地说:既不是辛苦,也不是美丽,有雪山,也有蓝天。

沙漠的风沙带走了他们惊天动地埋名的青春,不能带走她脸上的笑容。

岁月如潮流,故乡已经变了,她乐观的心情像往常一样。

苦中乐,落子无悔,这是少年。

“她那么好,我也不能太差”

刘西拉是合唱团的团长,他和妻子陈陈认识清华园。

1956年,陈陈以数理化三门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

她本来只想一心专注念书,却被选为学校的钢琴队队长。

刘西拉喜欢小提琴,后来陈陈成了他的钢琴伴奏。

当时乐队的朋友对刘西拉说:你的伴奏水平比你高得多。

刘西拉说:她那么好,我也不怎么坏。

他们每周花半天练习,有时练习刘西拉送陈陈回宿舍。

在同学眼确的金童玉女。

学霸是学霸,撒狗粮的方法也很独特,刘西拉表达了妻子:

“她像莫扎特的音乐一样,严格的节奏和强烈的对比”

研究生毕业后,他们响应号召,奔赴大西南投入祖国的建设工作。

刘西拉在成都,陈在德阳,距离71公里,每周假日,刘西拉来访陈,乘火车需要1小时以上,骑自行车需要3小时半。

有一次,大水冲断了铁路线,没有火车,连自行车都骑不上,他硬扛着自行车,一步步走到陈陈。

现在80岁的刘西拉和年轻人一样忙,每周不仅要参加练习,还要给同学们上10节土木系的专业课。

“她那么好,我也不能太差”,在车马慢的年代,认真爱一次,这是少年。

年纪大了,可爱的

赵玉贞,清华学1962级无线系统。

她在上海石库门长大,从小就喜欢唱唱歌。

在清华读书时,因为爱唱歌,赵玉贞结识了同年级的小提琴手平涌泉。

直到毕业前夕,一个同学给他们俩拉了线。

毕业后,他们前往东北某水电站支持建设。

遗憾的是,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怀孕7个月的赵玉贞不小心摔倒,他们失去了第一个孩子。

为了缓解妻子的悲伤,平涌泉买了一本书《革命歌一百首》,赵玉贞每天唱歌,学会了里面的所有歌。

当时唱空真的解决了情绪问题,帮助她走出阴影。

退休后,为了提高歌唱水平,赵玉贞一直在老年大学学习音乐,至今已超过12年。

现在的赵玉贞,走路也哼着曲子,很开心。

看着这样开心的老人,莫名觉得可爱。心中有爱的人,值得被爱。

并非所有的老人都有这样开朗的心情。

知足常乐,因为爱生活而幸福,因为小小的幸福而满足,这就是少年。

中央电视台春夜舞台上,这些老人的笑容像花一样闪闪发光。

然而观众没有看到的是,正式登台前,他们被一位年轻女导演的话惹得抹眼泪。导演对他们说:昨天你的彩排很成功。看了爷爷和奶奶们的表演,我们再也不为将来变老而恐惧了。”

听了这句话,老人们都忍不住哽咽。

原本少年的排练开始并不顺利,但是到现在为止很少接触流行的唱法,运动员们的录音很难合格。

但他们没有放弃,一句一句地挖掘,一字一句地练习,从下午练习到晚上9点,晚饭也只是简单的肉包子和牛奶应对,直到所有的歌正确,终于释放了负担。

他们还和年轻时一样,爱一件事,不惜一切。

在采访中,刘西拉说:如果我们有一生的话,不会比这一生好。因为我们不一定有这个机会,所以很难说能看到中国的飞跃。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同,但每个人都像诉说同一个故事。

那个时代,他们在各自最美好的岁月里,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流着热血。

他们是真正的民族脊梁,值得铭记。

青丝白发,红子心不变。

他们的前半生,因为奉献而幸福,追求事业也守护着爱情。

他们的后半生,因为快乐而分享,传递热气腾腾的力量。

光阴荏苒,他们已不再是少年,但仍拥有少年之心。

苏东坡写道:谁的人生不少?门前流水还是西方,白发唱黄鸡。

时间可以改变我们的脸,但不能改变爱的温度。

时间会带来眼角皱纹,但不会带来年轻的灵魂。当你老了,台湾UU聊天点数你仍然可以选择热生活。当你老了,你仍然可以像年轻人一样可爱。

希望你经历千帆,回来还是少年。

作者介绍:金、富书专栏作者,继续发表现场会员,喜欢读书,喜欢写作,相信文字有温暖人心的力量,相信会发生变化,和500万人一起升级生活认知,新的好生活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