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语音聊天app_娱乐圈“变天”!均龄8岁“天府少年团”出道4天解散!爱奇艺发声:取消偶像选秀节目

演艺界真的会发生很大变化!

火了多年的偶像选秀节目,还是熄火了。

出道4天就解散了!平均年龄为8岁的”天府少年团”引起了巨大争议

文娱行业的整备继续。

8月20日,偶像组合天府少年团在成都发表了单曲,宣布出道。

天府少年团所属公司被认可,8月24日宣布解散这个成立仅4天的团体。

这个平均年龄8岁的天府少年团,在舆论的强大争议下,成团仅4天就烟消云散。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的声音新闻有意见报道,最近7名平均年龄只有8岁的少年团体出道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我们只想培养,不想养育的网民也担心这么小的年龄让孩子们好好读书,享受童年不好吗?为什么要把他们当赚钱工具?

在某音乐平台上,一首名为出发的MV播放了3414次。MV中,7名平均年龄只有8岁,服装流行的少年做着非常整齐的舞蹈动作,用牛奶的声音唱着出发吧,朝着写诗的远方……

在MV下,歌手栏写着天府少年团。

8月20日,“天府少年团”宣布在成都“出道”,“偶像团体”意味浓厚。

7名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8岁,这种噱头不是掌声而是批评和争论。

8月20日,“天府少年团”首支单曲《出发》MV上线,同时宣布正式出道。隆重的“出道发布会”没有让这个低龄偶像团体一炮而红,却引来巨大争议并迅速解散。

截至5月16日,天府少年团在成都百货公司举行了c位挑战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最终确定了c位、主唱、主舞、队长等人选。7名成员中年龄最大的11岁,最小的7岁,平均年龄只有8岁以上。

澎湃新闻记者访问天府少年团时代星空文化媒体(成都)有限公司在成都注册地址时,发现这里只有柠檬茶店。“天府少年团”日常训练的“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也在一夜之间搬空。

据悉,该公司目前尚无艺术培训资质。成都市文广旅游局文化市场执法总队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已介入调查。

证券公司说:受到打击,公众误解大

8月25日,中国的声音“新闻有意见”对话“天府少年团”证券公司亚洲星空娱乐CEO孙雷。孙雷说,正在接受政府部门的调查。

记者:孙先生,看到集团解散的消息,这个决定是谁做的?

孙雷:公司研究决定。舆论本来只针对公司,但现在出现了影响孩子的迹象,我们决定立即解散。

记者:之后孩子和公司没有关系吧?

孙雷:这点我们会跟家长再讨论,如果有学习的机会孩子们还可以参与,只不过不会在公开场合再以团的形式出现了。

记者:今天跟政府部门在谈的是什么?

孙雷:政府部门也是前来履行调查核实的职责,因为现在网上有很多针对公司的负面声音,说我们“卷款而逃”,办公场地也“连夜撤离”,甚至有“违法行为”,但其实我们一直在正常运营。

记者:团里的7个孩子是怎么选拔出来的?

孙雷:当时公司举办落地选拔比赛,有孩子报名参加,我们选择了7个条件优秀的成都当地孩子。我们的初衷是建立当地公益性少年团,推进天府文化。

记者:孩子们一起训练多久?什么样的训练强度呢?父母必须支付费用吗?

孙雷:训练约4个月,费用由公司承担。所有训练都是业馀时间,周末几个小时,暑假稍微多一点,每周可能有几次。

记者:您之前接受采访说公司的初衷绝不是要将孩子们推向市场,那是为了什么呢?

孙雷:我们实际上只是想展示孩子们的训练成果,用这部作品成立了天府少年团,接下来进行天府文化的一系列活动,不是想进入演艺圈吗?但是,我们使用了出道这个词,让媒体朋友作证,性质发生了变化,我们的表现非常不合适。

记者:你认为“出道”这个关键词误解了团队和公司吗?

孙雷:是的,误解很大。我们也在反省不足的地方,但公司没有把孩子作为变化的工具,网上的超话等都是粉丝自愿组织的,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我们的下一部作品、计划都是公益性质、与偶像市场脱离的,如保护熊猫的公益行动、与蜀绣大师合作推进非遗留文化等,是想推进天府文化的公益性质少年团。

记者:我们和监护人也是这样交流的吗?

孙雷:是的。家长也不是说让孩子一来就成为明星,而是认为我们的训练模式可以让孩子学到很多东西。所谓出道现场其实就是成就展示,希望孩子们能够在专业的舞台上更好的成长。

记者:那咱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什么?

孙雷:我们是文化传播公司,主要从事演出项目。接下来想通过“天府少年团”将一套完善的艺术综合素质教育做成培训项目落地,但目前申请培训资质的流程还没走完。

记者:也就是说“天府少年团”已经解散了,公司原来的设想会通过其他方式实现是吗?

孙雷:目前我们可能会搁置所有计划,因为公司确实备受打击,我们也做了深刻反思,等处理完后续工作后,我们再开会讨论下一步去向何方。

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已被禁言

据红网,尽管其经纪公司发文称,公司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并强调进入团体的成员都需要热爱学习、积极努力,多才多艺,他们当中不仅有学科代表,还有三好学生,经纪团队对成员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再完成艺术训练,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眼查App显示,“天府少年团”经纪公司时代星空文化传媒(成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孙雷,经营包括文化娱乐经纪人;演出经纪代理服务;舞蹈表演服务等。8月16日,该公司在广州正式成立了分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孙雷的名义与8家公司有关,与文化媒体行业有关,UU语音聊天app分布在北京、四川、广东地区。例如北京环娱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时代星空文化媒体(成都)有限公司、广州星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2021年4月,孙雷名下控股企业北京寰娱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天府少年团”商标,国际分类涉及广告销售,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2021年3月,孙雷担任高管的广东中环星音乐影视版权贸易有限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超20万;此外,孙雷担任股东的广州星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多次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8月25日,澎湃新闻注意到,微博账号@ASE亚洲星空娱乐目前已被微博官方禁言,原因为违反社区公约。

另据天眼查信息,该公司经营范围并未涉及儿童艺术培训等相关领域,UU语音聊天app也没有艺术培训资质。

央视新闻:孩子不是芯片!

对此,央视新闻评论称:“8岁成团,字都认不全,就开始认钱。舆论批评低龄偶像团,担心祖国花的未来。催熟少年的资本,想在哪里养育才能,明明想圈钱。8岁的孩子应该在教室里学习,在操场上玩耍,在成长中探索童年的意义……比起团体出道,这是他们应该走的路!

半个月说:“偶像培养产业,应该管理”

8岁进入演艺圈,天府少年团的出道令人吃惊的同时,偶像的低龄化问题也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近年来,随着选秀节目的热播和粉丝经济的发展,偶像培养的概念和模式越来越为人所熟知,也对演艺界的造星产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与以往成年艺人的出道不同,培养类偶像一般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女,通过练习生的模式学习才能,通过培养类的选秀节目出道。通过抓住粉丝和偶像的共同进步,最终目睹偶像从外行到明星的身份转变的养育娃娃心理,节目制作者和艺人经纪公司将大量的低龄偶像推到聚光灯前,吸引粉丝投入偶像,支持他们和偶像的粘性,最终在养育的过程中

由于年龄小、后劲足、进步空间大,越来越多的低龄偶像吸引了资本的目光和关注,期待在热门偶像经济中分汤。但是,很多未成年人偶像被推向市场,一方面摆脱了正常生活学习的环境,过早接触复杂的演艺圈,不利于身心健康的发展,另一方面,将有名的早点的错误价值观传达给社会,误解了辨别能力弱的青少年。

偶像培育产业的发展,决不能以牺牲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为代价。过度追求低龄化偶像培养产业,应该管理!因此,各级有关部门必须加强偶像培养类节目的监督管理,利用偶像经济无底线收集财产的邪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的经纪公司和网络平台也要切实承担主体责任,抛弃急功近利的浮躁风气,以培养德艺双馨的艺人为自己的责任。只有多方合作,才能真正抑制偶像培养产业的野蛮成长,促进其回归轨道。

爱奇艺:取消今后几年偶像选秀节目

8月26日,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官方消息,8月25日下午,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在北京组织了“崇德修身固本培元-中国电视艺术家职业道德和行风建设工作座谈会”。

中国视协董事、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座谈会上表示,爱奇艺联合其他平台始终坚持与行业不正当风格划清界限,抵制不合理的报酬,抵制行业不正当风格,抵制逃税,取消未来几年偶像选秀节目和场外投票环节。

政策效应广泛,意味着风靡一时的偶像选秀,再次进入冻结期。

“偶像练习生”是爱奇艺头部综艺之一

照片来源:节目官方微博

监督层对文艺行业态度严峻

政策有迹可循,其背后监督层对文艺行业态度严峻。

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报道,对饭圈文化、粉丝经济、流量明星、阴阳合同、畸形高报酬等最近电影行业集中出现的一系列违法失德现象进行座谈,深入探讨电视艺术家遵守法律、崇德修身、推进风建设、加强行业领导的措施。

娱乐业问题进入决策层视野。

8月6日,中纪委员会官方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猛药净化网络,表示需要修正不良粉丝文化。

8月5日,中纪委员会通过官方网站发表了修理这个名字。
圈子混乱的文章命名为吴亦凡事件,指出不良粉丝文化已经到了非整备不可或缺的关键时刻。

此外,多部门联手整治饭圈。中央网信办牵头的“ 清朗· ‘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正在深入推进中,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正开展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坚决抵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和“流量至上”、拜金主义等畸形价值观。

另一头,选秀政策本身也几多起伏,但大体趋向严厉。

国产选秀的顶点是超女声,特别是李宇春等着名艺人的2005年出现了超女。

当时,对超女性们的争论是俗气,山雨想来大楼。黄晓阳在着作的《电视湘军》中,超女节目组的负责人们经常半夜接到湖南卫视台长魏文斌的电话,灭火。例如,超女何洁的头发颜色成为节目安全的原则问题。

国产选秀最近的高峰期是2018年,偶像练习生出现了蔡徐坤等顶级艺人,创造101超越了杨。

监督随之而来。

2018年7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通知主要提出两点要求:制作传播正能量鲜明的青少年节目;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要进行评估,确保节目导向准确 才能播出;要遏制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主义。

虽然前述监管并没有一刀切叫停“偶像养成”类节目播出,但也是监管部门少见的、针对具体某一类型节目进行监管批示。

次年,《偶像练习生》改为《青春有你》,旨在更突出励志正能量。客观上,监督背后,UU语音聊天app国产选秀确实存在发展失序。例如,创造101刚刚结束,粉头卷着钱跑了。在粉丝内部,筹集资金要贪婪,比赛后总是要撕裂的说法已经是共识,相应的监督机制还没有形成。

5月4日,青春有你3(简称青你3)按下停止键。北京广播电视局发文要求《青你3》停播整改,随后,节目制作方爱奇艺也发文表示接受整改处罚,暂停播出。

北京广播电视局并未直言《青你3》被罚原因,但市场猜测诸多。迄今为止,青君3受欢迎的选手馀景天被通报父母投资运营的KTV涉黄涉毒,并且他有双重国籍。爱奇艺宣布接受整改后,馀景天退出了比赛。第二个可能性是迄今为止爆炸的牛奶投入录像。

5月4日下午,新华社发表评论,认为这一打投形式将给年轻人带来不良影响。

影响几何学?

这个爱奇艺取消了偶像选秀节目,影响很多。

对其本身直接影响是,收入下滑风险。龚宇在此前的财报电话会上坦言,综艺节目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

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爱奇艺营收入76.08亿元,比上年增长3%的纯损失13.79亿元,去年同期为14.38亿元。其中,会员收入39.93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相同。在线广告服务收入18.25亿元,同比增长15%。

但偶像选秀停止对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会员收入的影响有限,因此整体影响比较可控。

会员新增长的最大动力是独立播放的头部内容,现在版权购买的内容大部分不是独立播放,所以独立播放的内容依赖于原始内容,主要是剧,其次是少量的综艺节目和电影等龚宇说。

偶像选秀节目停止的另一个效果是提高新人的入行难度,对现有艺人有利。

客观上,市场也需要消化库存艺人,现在偶像选秀有审美疲劳的倾向。例如,近年来没有提供蔡徐坤地位相似的顶级艺术家。

另一方面,随着短视频越发强势,“出道”也有了更多可能性。颤音网红多馀和毛毛姐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白,自己的最终目标是成为演员,而不是停止网红,台湾uu一对一聊天颤音只是其行渠道之一。

“出道可能性越来越多了,都分散了选秀资源。艺人和粉丝都变少了。老经纪人透露。由此,偶像选秀节目停止,对市场的实际影响相对有限。

但对于一些当时的艺人来说,确实是一个打击。毕竟,光阴难复返。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贺泓源)、中央电视台、中国声音“新闻有意见”、新浪微博、北京日报、澎湃新闻、红网、天眼调查、公开信息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