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95后“阿渔妹”辞职回乡当网红,她镜头里的生活好惬意……

作者:孙秋霞在广东阳西县程村镇陇石村,年轻人特别引人注目。他们经常在乡间小路上来回走动,登上渔船,用照相机记录阿渔妹家庭的追海生活。

阿渔妹和父母一起赶上海中新社的陈楚红摄影

阿渔妹原名郑露婷,95年后。3年前,她辞掉城市里的工作,回到家乡和父母一起赶海。她说,父母年纪大了,想多陪伴他们,不留遗憾。

每次赶海捕获大渔,渔妹都高兴地喊着发财发财了。在镜头前,她真正甜美的笑容感染了很多网民,用颤音收获了近百万粉丝。

回到家乡之前父母反对

回到家乡之前,郑露婷已经在外面工作了5年,她在南京销售,后来觉得离家太远,回到阳江市区工作。由于每周只休一天,往往回家吃顿饭就得赶往市区,陪伴父母的时间也并不多。

哥哥姐姐结婚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两个老人在家很孤独,想在自己结婚之前花更多的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我考虑过自己回来做什么,看到自己的媒体这么生气,想拍录像试试。郑露婷说。

阿渔妹和父母一起追赶海中新社会陈楚红拍摄

郑露婷向父母传达这个想法时,遭到反对。

女儿读书毕业后,在外面找工作。看我们两个老人在家,想辞工回来,当时我有点担心,很担心,发展不好怎么办我反对很强,但反对不了,小伙有自己的想法就让她发展。渔夫郑安说。

阿渔妹团队在赶海视频中拍摄了新社会的陈楚红拍摄

最初的时间,郑露婷经常拍摄父母的赶海生活,村里的人看到她有照相机,认为她是记者,不可或缺。郑露婷坦白说,当时自己很害羞,面对镜头很紧张,说话也很慢。

阿渔妹和母亲一起赶上海中新社陈楚红拍摄

最初,郑露婷拍摄的录像没怎么受到关注,她曾经迷惑过,还是继续下去了。几个月后,突然有一段视频在标题上播放了大约400万次。在这个录像中,她不再作为旁观者拍摄父母,而是记录了自己一起赶海的过程,逐渐找到了门户。

这部影片着火后,我有信心继续下去,网民也追着我的影片看,他们也想知道我们是否在赶海。三个月后,我的粉丝数量达到了10万。郑露婷说。

阿渔妹赶海收获螃蟹中新社陈楚红摄

由于一个人忙不过来,郑露婷很快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她坦白说,团队里的人是以前认识的朋友,包括自己最好的朋友肥妹。当时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最初只是帮助拍摄、剪辑。随着粉丝的增加,他们也辞去了街上的工作,和她一起做了媒体。

有了团队之后,拍摄的内容也更加丰富。除了赶海,他们还会围绕渔民的衣食住行,拍摄一些情景短剧以及美食类短视频。

赶海回来后,阿渔妹和妈妈一起在村里卖渔获。中新社陈楚红 摄

“粉丝量慢慢增加的时候,爸爸也开始支持了,视频里经常有我跟他的互动。母亲不太会说普通话,通常是配角。周围的村民也逐渐不反感镜头,有时需要他们出镜也合作。郑露婷说。

赶海体验父母的辛苦

随着南海伏季休渔期结束,渔妹一家又开始赶海。因为涨潮的时间每天都不一样,所以他们需要根据潮汐表决定赶海的时间,有时天不亮就出发,有时半夜赶海。

阿渔妹一家做好了赶海前的准备,中新社会陈楚红拍摄

开渔第一天,郑露婷早早起床,她熟练地穿着水鞋,戴着手套,背着竹篮,用三轮车把渔父渔母载到码头。在整个过程中,团队用相机记录下来。

他们登上渔船,准备出发时,太阳刚从东方升起。渔夫一边开船,一边唱小曲,很不舒服。

渔夫在开船中新社陈楚红摄影

郑露婷介绍,通常渔夫负责开船,她和渔夫起网笼和地笼。每当看到笼里的大螃蟹时,全家人都会开心地大笑,尽管太阳晒得睁不开眼。遇到一些大的螃蟹和虾时,他们会把它们放在海里。

渔获多的话,我们会在村里卖。如果有五六十斤或一百斤,我们就去市场销售。我们家渔获少,村里已经供不应求了。村里有很多留守老人,他们去镇上买菜不太方便,所以我们把渔业卖给他们。郑露婷说。

郑露婷坦言,小时候也跟父母一起赶过海,那时自己基本上在玩。现在亲力亲为后,体会到了父母的艰辛。“刚开始回家赶海挣扎了一段时间,起不来也睡不着,后来慢慢习惯了,累了就睡了。

阿渔妹和渔夫一起看自己拍的录像,新社陈楚红拍的

女儿的辛苦也被渔夫看到了。她跟我去赶海,晒太阳,工作又辛苦,主要是熬夜,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后来她慢慢习惯了,我也放心了。说到这里,郑安的眼睛也湿了,希望女儿越来越红,上楼。

郑露婷告诉记者,每次出海大渔,自己都很兴奋,但最开心的是可以陪伴父母。由于自己烧得一手好菜,她经常邀请一些好友到家里做客,陪渔爸小酌几杯。“我回到家后,发现他们的笑容更多了。”

阿渔妹和父母、团队合影。

值得一提的是,成为网红后,郑露婷开始帮助村民出售渔获和当地农产品,并将直播收益用于公益捐赠,帮助当地五保户。

现在农村发展越来越好了,但是村里大部分都是老人,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回乡发展。年轻人不要害怕,勇敢地闯入。因为我们还年轻,所以不能从头再来。郑露婷说。

来源:中国新闻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