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家庭教育立法,“家事”不仅是家事

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法(草案)》正式申请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家庭教育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家庭教育的立法不仅是家务,也是全社会关注和参加的大事。家庭教育法如何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父母责任是否因立法而加重?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就家庭教育立法相关问题,半月谈记者专访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研究员。

1

家庭教育法强调父母的主体责任和政府的主导责任

半月谈记者:为何要在当下就家庭教育立法?

孙云晓:无论国家发展还是社会稳定,家庭都是最重要的基础,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更是如此。让家庭教育回归本位,让学校、家庭和社会教育各司其职、形成合力,是家庭教育立法的重要目的。

目前我国家庭教育面临太多的问题,有的父母放弃教育孩子,有的父母教而不当,甚至有的父母或监护人虐待孩子,现实中的许多案例一再敲响家庭教育警钟。而这些问题的由来不仅有家庭本身问题,也有社会问题,解决问题单靠提高认识、提高教育素养是不够的,需要社会方方面面对孩子、对家庭进行支持,而家庭、政府应该各自承担什么责任,也需要通过法律进一步明确。

半月谈记者:你认为这次家庭教育立法的重点是什么?

孙云晓:草案明确,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是家庭教育的第一责任人。这一规定明显强调了父母的主体责任,同时也明确了政府的主导责任。

首先,法律确定父母或其他家长对家庭教育负主体责任,是第一责任人。如果父母放弃教育责任,社会再多关怀、支持,都不能解决问题。比如留守儿童问题,尽管社会各界给了很大支持,还是存在着非常严峻的问题,没有父母的参与,孩子的成长难以得到真正的保障。

家庭教育涉及社会方方面面,需要强有力的主导力量。草案确定了政府的主导责任。此次立法明确家庭教育由政府部门主导,表明未来有专业机构、专业经费、专业团队,对家庭教育提供支持和帮助是必要的保障。

半月谈记者:如何执行政府主导责任?

孙云晓:家庭教育立法不是政府直接实施家庭教育,也不是控制家庭,而是保障每个家庭都需要支持。政府可以调动资源为家庭教育提供指导服务,规范家长行为,规范相关机构行为。对城市来说,社区是否关心支持家庭教育,是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能否落实的重要指标。

2

家庭教育可以适当惩戒,

但以尊重和保护孩子为前提的记者:家庭教育立法有法律,难以实行的问题。例如,不能骂孩子教育吗?

孙云晓:未成年人父母或其他家长在实施家庭教育过程中,不得有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

由于家庭问题具有隐蔽性,法律在执行水平上确实存在一定的困难。中国正逐步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儿童保护法律体系。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反家庭暴力法等,这些法律法规是相互支持、相辅相成的关系。

和学校教育一样,家庭教育也可以使用适当的惩戒,但适当的惩戒前提是尊重和保护孩子,与暴力完全不同。因此,有必要正面向监护人指导、教育,必要时对处于犯罪边缘的监护人进行训练,严重到一定程度时,公检法部门必须根据有关法律介入。

半月记者:现在我国城市的一部分监护人对孩子过度关注,特别是农村留守儿童家庭对孩子疏忽管教的家庭。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孙云晓:我也注意到了这种现象。一切影响都难以超越家庭影响,过度关注和过度忽视都是失职行为。

教育孩子的核心目标是教育孩子成为人,成为人格健全协调发展的人。但是,过度关注、过度忽视是不正常的。例如,现在城市普遍存在的鸡娃娃现象,农村有些人忽视孩子,放任自流现象,背离了成长规律和教育原则。

3

家庭教育的本质是生活教育,

学校化、知识化

半个月记者:你认为家庭教育立法会加重父母的责任吗?

孙云晓:家庭教育立法不是加重父母的责任,而是适当履行父母应该承担的责任。

我认为家庭教育的本质是生活教育。现在学校式的知识教育占据了生活教育的空间,学校和老师应该做的监护人逃走了,监护人应该做的没有人做。成长规律、教育规律都没有改变,给孩子带来过多的学业压力,忽视了其生活能力的培养,孩子可能会畸形发展,对孩子造成严重伤害。

同时,家庭教育不仅仅是大人教育孩子,而是家庭成员互相影响,共同成长,特别是信息时代是比喻文化时代,孩子有影响长辈的能力,所以家长必须发现和学习孩子的优点,和孩子一起成长

点击下图,订购半月谈话

↓↓↓↓来源:半月谈话2021年第4期

半月谈话记者:原碧霞

来源:半月谈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