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uu聊天室 屏录_虚拟主播怎么又变成“下一道风口”了?

市场和用户都在发生变化。

文/九莲宝灯

最近,虚拟播音员的话题又变热了。

虚拟偶像团体A-SOUL的横空出生当然是话题热烈的原因之一。该团体由朝夕光年与乐华娱乐合作,共有5人,其中粉丝数最多的偶像嘉然在b站有85万人以上的粉丝,颤抖的粉丝数达到了157万人。

A-SOUL

嘉然

此外,上周末,音乐要素在B站举办了NBF音乐节这个活动,他们不仅邀请了很多着名的虚拟播音员/偶像,还利用这个机会展示了自己的节目企划和技术能力

在昨天的中文辩论世界杯上,虚拟偶像和真正的偶像,谁能满足现代人的精神需求也成为辩论。

这这样的景不由得有点微妙。葡萄君从3年前开始讨论过虚拟播音员/偶像是否会成为新的风口,当时很多制造商都很早就结束了,但最终结果不太好。在之后的市场竞争中,模式更成熟的日本虚拟播音员产业在国内市场几乎席卷了势头,无法抬起还属于试水期的国产虚拟播音员。

为什么最近两年的沉默后,国内的虚拟播音员产业今年又起火了?与过去相比,这个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注:虚拟偶像这个说法在网上有很多歧义,故事中用更正确的虚拟播音员来表现。

01trig变化:从模仿到原始

最直观的是内容的一系列变化。

以前国内虚拟播音员产业的内容设计,大部分也跟随日本虚拟播音员产业,主要是杂谈、唱歌、游戏实况等。

国内虚拟偶像对杂谈的内容方向、歌曲、游戏(例如Minecraft、方舟生存进化、APEX)也基本参考日本虚拟播音员的播放内容,细分为需要国内虚拟播音员的日语。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虚拟播音员产业掌握了主导权。从内容质量来看,日本第一线虚拟播音员的演绎基础也很强,歌唱水平、聊天能力、游戏技术等各方面至少有一个特长,很清楚如何迎合观众。

加上日本娱乐产业提供的辅助内容相当完善,如VOCALOID歌曲、电子游戏文化的积累、现实偶像产业的经验,虚拟播音员可以选择更多的内容。这使当时的国内虚拟播音员变弱。

日本虚拟播音员铃原露在现场直播中玩1991年的横版ACT《超魔界村》

VOCALOID歌曲《超魔界村》受欢迎后,很多虚拟播音员唱歌

在内容布局中,日本虚拟播音员可以参考日本综艺的形式,制作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等另外,社区化的虚拟播音员团体有助于人气播音员长期保持热情,旧带新也有很大的优势。日本制造商通过动,日本制造商已经形成了标准化模式,确保自己可持续运营,深耕细分市场。

例如,日本虚拟播音员团体NIJISANJI的虚拟综艺节目社会和树的爆锤机台,节目由集团内受欢迎的虚拟播音员社会建设和谭木濑主持,虚拟播音员谢林·勃艮第旁白。这个综艺节目每次邀请团体内的其他两个虚拟播音员作为嘉宾,内容以两个主持人和两个嘉宾一起玩电子游戏为中心。节目本身不仅质量好,而且为其他播音员提供了销售自己的平台。

不一定是电子游戏,有时一起打乒乓球……

综上所述,当时国内虚拟播音员在内容方面的主流方法是模仿日本虚拟播音员,而且很多虚拟播音员的能力。但是,日本虚拟播音员的节目内容在国内同步,开放国内平台的限定转播,国内虚拟播音员当然很难竞争。

但现在国内新一代虚拟播音员在内容上发生了很多变化。歌曲、舞蹈、游戏的选择和与观众交流的方式都更加多样化,更加接地。

就以目前最为火热的「A-SOUL」为例,除了一些常规的日式二次元歌舞以外,她们的内容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不那么日式宅文化的内容形式,例如国风或者韩风的歌曲舞蹈、短视频等,并且内容质量也越来越优秀。

「A-SOUL」队长贝拉的舞蹈常被观众称道

再比如在乐元素的NBF音乐节中出场的「伊万_iiivan」,她并不是二次元主流取向的“软萌可爱美少女”,而是自称万子姐、和观众“称兄道弟”的大嗓门,更像国内真人游戏主播风格。然而这并不会使她受到冷落,反而让她在B站拥有超过50万粉丝。

因为直播风格与国内知名主播周淑怡接近,她也被人称为“二次元周姐”

如果还要举一个更极端的例子,那可能会是「菜菜姐莎疯了」,它的形象完全就是一颗白菜。除了定义上确实属于虚拟播音员外,她几乎不含二维味道,直播内容主要以英雄联盟为中心,但她现在也有超过40万粉丝。

菜不能玩游戏吗?

02的环境变化:更大的投入,更多的关注

国内虚拟播音员产业再次兴起的另一个原因是市场环境的变化

以往国内虚拟播音员产业以小型社区组织和个人为中心,投入小,成本低,前台虚拟播音员中的人和后台支持团队都缺乏专业技术、企划和演出能力。这也是内容质量低于日本的主要原因。

现在,无论是国内在市场竞争中筛选出来的老社区和组织,还是新入局的虚拟播音员,投入规模和专业度都远远优于过去。这不仅有助于提高国内虚拟播音员内容质量,还有助于更好地推进和包装。

但国内产业环境最直接的转折点还是去年的Hololive事件。

Hololive原本在内容质量上具有竞争力,乐于扩大海外市场的日本虚拟播音员团体,曾吸引过国内相当多的参加者。但是,去年年底,Hololive旗下的虚拟播音员桐生可可和赤井心在各自的节目中接触到了敏感的话题,之后的Hololive宣传不足,引起了国内观众群体的极度不满,Hololive迅速失去了中国市场。

这种突发情况不仅在国内市场瞬间产生了巨大的空缺,而且这个事件在国内的平台和观众群体对海外虚拟播音员产生了不信任感。之后,国内的一部分观众仍然关注其他日本的虚拟播音员,但总体上,日本的虚拟播音员产业在中国市场的支配力已经不存在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是平台还是观众,都想把目光投向更放心的国产虚拟播音员。市场开始重组,国内虚拟播音员产业的机会真的来了。

03考虑参加者的变化:出圈的虚拟播音员

但以上的变化,在我看来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过去,国内和日本的虚拟播音员在内容水平上完全不同,投入了巨大的专业团队,为什么那些团队些团队,现在国内的虚拟播音员团队走了这条路?

最后,所有的变化都来自参加者群体本身的变化。

虚拟主播原本是带有深度二次元文化属性的。此前,国内首个虚拟播音员观众基本上属于最核心的国内二维文化集团,对日本虚拟播音员的节目效果有很强的理解和欣赏能力。因此,在当时的参加者群体中,有没有日本二维文化的那种味道很重要。

在那个时间节点,国内的虚拟播音员必须和日本的虚拟播音员走同样的模式。否则,就偏离了参加者群体的喜好。但是,在这种模式下,国产虚拟播音员不能超越日本同行。这样的死局,台湾uu聊天室 屏录当时几乎解不开。

现在的形势与以前大不相同,差异主要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原住宅文化的输出方日本,现在受产业结构和外部环境等多方面的影响,住宅文化相关内容(小说、漫画、动画、游戏)的生产效率和影响力正在下降。

住宅文化目前在世界上培养了很多参加者,如果原生产者生产能力不足,台湾uu聊天室 屏录当地的住宅文化产业当然会跟进。

例如,在欧美地区,日语虚拟偶像的影响力已经逐渐被英语虚拟偶像所取代。代表性的事件是,英语虚拟偶像Gawrogura在YouTube的粉丝数超过了日语虚拟偶像中的顶级绊脚石。这表明,世界各地的住宅文化集团现在更倾向于接受本地内容。

另一方面,住宅文化在中国本身也在变化。二维文化与日本原始住宅文化相比,其定义更加模糊,与其他文化交流越来越普及,边界也越来越融化。二维文化抛弃了其中的亚文化要素的一部分,融入了流行文化。

因此,国内新生代二维集团不像以前的二维那样,对日式内容有很大的执念,希望二维文化具有更强的本土属性。最近不少二次元游戏玩家呼吁国产二次元游戏使用中文配音而非日语,台湾uu聊天室自慰视频就是市场口味变化的一个证明。

除此之外,新生代二次元群体对于二次元的定义更广泛,包容度更高。一些在“老二次元”看来完全不二次元的内容,他们也将其并入其中。

这样一来,不仅是虚拟主播入局不再需要“核心二次元”这个硬性要求,同时二次元文化的泛化,台湾uu聊天室 屏录也让愿意接受虚拟主播的观众越来越多。

有这样的基础,现在中国的虚拟播音员可以像A-SOUL、万子姐姐、料理姐姐一样引进其他产业(真正的偶像和游戏播音员)模式,以不太二维的模式发展。

A-SOUL观众群体所谓的万象天引就是这样的例子。最初的观众自愿向其他圈子扩展内容,成功地吸引了原来不关注虚拟播音员的群体。

04授予结语

介于上述变化,在当前的趋势下,虚拟播音员不仅关注核心二维组,还可能会向外迈出一步。

但是,新组的流入当然也试验了虚拟播音员是否充分理解这些组。在现在不同的网络社区各自说话的大环境中,这并不容易。除了

之外,优质的内容随时都需要,如果想在聊天游戏唱歌之外探索新的内容形式,话,不仅可以利用手头的技术能力,还可以进一步补充虚拟播音员自身的现场演绎能力和团队的人的形成、内容规划能力

或许在目前,挑起外界关注的只有「A-SOUL」五人,但对于这个曾承载过数十位头部日本虚拟主播、而且用户基数还在持续扩张的市场来说,需求差距仍然很大。无论是娱乐、互联网还是游戏制造商,我相信有更多专业能力的团队准备提出自己的方案。如果谁能在这个再次繁荣的市场上抓住机会,第一次发展成完整的身体,整个产业的参加者基数可能会进入新的阶段。

音乐要素是“战斗吧,歌姬”之后,“吉诺儿kino”

腾讯“QQ炫舞”角色星瞳也成为虚拟播音员

丝芭比媒体(现实偶像团体SNH48所属公司)的虚拟偶像组合“花FAF”/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