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与百星王者聊天记录_主播遭虎牙980万天价索赔背后:类似案件,法院判赔金额“悬殊”

抱着“能成为明星或赚大钱”的幻想,播音员与直播平台签约。但是,如果废除合同,播音员将面临近千万的巨额违约风险。

最近,广州虎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与杜某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公开。因其高额的违约金,引发外界关注。判决书显示,原告虎牙公司诉称,双方于2017年5月签订《官方签约主播合作协议》,但被告杜某在合作期间擅自在其他平台进行直播,其行为已经构成重大违约。请求判令被告返还收益并支付违约金9784573元等。

但法院没有完全支持虎牙公司的诉求。法院认为被告违反了合同。原告要求被告赔偿9784573元违约金,金额过高,适当确定违约金60万元。

因涉嫌违反合同,着名直播平台虎牙直播将多名播音员告上法庭。时间财经注意到,由于法官的裁决方法不同,最终判决结果差异很大。

还值得一提的是,播音员与虎牙公司签约后,播音员的收入“不增加”。据该播音员介绍,虎牙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没有向我们提供大量的平台资源,进行宣传包装和商业推进,安排商业公演等活动。虎牙公司没有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也不同意履行中介合同,我们为了生存不得已离开虎牙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聚会时代”(YY)是在美国纳斯达克发售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虎牙转播是“聚会时代”(YY)的重要收入来源,虎牙转播的用户也是“聚会时代”(YY)的重要用户。

明星梦“幻灭”

2017年5月23日,原告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甲方)、被告杜某(乙方)签订了《官方签约主播合作协议》。

主要约定合作期为3年,从2017年5月23日到2020年5月22日,乙方在约定期间直播虎牙直播平台和网站、软件,按约定获得收益。

约定有独家的证券交易所条款和他的条款。乙方违反排他条款,在甲方以外的网络平台上进行现场直播和解说,甲方有权对乙方采取限制措施,减免YY账户保证金,减免网络现场直播艺术收入,或者根据平台规则进行相应处理,同时乙方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违约方支出的调查取证费、律师费、诉讼费等由违约方承担。

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杜某以“亦心”的推广名在虎牙直播平台进行秀场直播,其虎牙平台的粉丝数量逐渐增长至12万左右。2017年5月至2019年7月期间,原告向被告支付合计分成收益约160万元。2019年7月10日,被告在虎牙平台的最后一次直播停止播放。2019年11月1日,原告发现被告在企鹅电竞平台上直播,并向被告发出律师信。

2020年1月,虎牙公司委托律师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返还收益并支付违约金9784573元等。

主播杜某的遭遇并非孤例。

2018年7月开始,95年河北张家口女孩马某在虎牙平台上进行直播。彼时,马某与虎牙公司双方并未签订独家合作协议。

揣着“能够成为明星或者挣大钱”的幻想,2019年2月1日,虎牙公司(甲方)、马某(乙方)签订了《虎牙主播独家合作协议-经纪类》。协议约定,合作期间3年,从2019年2月1日至2022年1月31日,乙方在约定期间在虎牙直播平台及网站、软件上进行直播,并按照约定获取收益。

与杜某的协议类似,马某也与虎牙平台签订了独家条款。协议约定,在合作期间,甲方为乙方包装推广的成本包括实际成本和机会成本;如乙方单方终止协议、或违反独家条款或因其他违约行为导致甲方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均构成重大违约,甲方有权收回乙方在甲方平台已经获得的所有收益,并要求乙方按以下方法之一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要求乙方赔偿500万元或乙方在甲方平台已经获取及能够获取的所有收益的10倍或已履行合约期内近12个月被告获得的月平均收入乘以剩余月份的总金额作为违约金,并赔偿由此给甲方造成的全部损失。

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马某继续在虎牙直播平台直播至2019年10月。2019年10月,被告单方面停止在虎牙转播平台的转播,转播到企鹅电竞平台的转播和发表录像。被告转至企鹅电竞平台后关注量约2万。

2020年1月,虎牙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停止违约行为。2、判决被告归还原告收益178790元。3、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500000元。4、被告向原告支付律师费5万元。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合同诈骗?

对于虎牙公司的诉讼,马某认为“合同欺诈、恶意、虚假诉讼”。

马某答辩称,2019年2月1日,原被告签订了《虎牙播音员独家合作协议-中介类》,合同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但是,原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没有向我们提供大量的平台资源,没有进行宣传包装和商业普及,安排商业公演等活动,台湾uu聊天室怎么刷点原告构成了根本违反合同。

值得注意的是,马某与虎牙公司签约后的收益“不增反降”。法院查明,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被告在虎牙平台直播获得收益84569.2元。签订《虎牙播音员独家合作协议-中介类》后,合同实际履行期间为2019年2月至2019年10月,原告向被告发放收益93793.8元。

据此计算,马某在与虎牙公司签订合同前,在平台上直播了8个月,其收益为1.2万元/月。虎牙公司和之后,在平台上直播了8个月,其收益下降到了1.17万元/月。

马某指出,原告未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也不同意履行经纪合同,我方为了生存迫不得已才离开原告公司。

马某还指出,原告主张的500万元违约金属于合同欺诈、恶意、虚假诉讼,依法不应得到支持。那个原告和被告签约的时候,原告只是让被告签约,没有向我们说明合同第9条第3页的500万元违约金条款。马某认为该条款为格式条款,原告未进行说明和通知,违反了签订合同应遵守的诚信和公平原则。

此外,马某认为,我方的收入属于劳动所得的合法收入,原告主张返还没有依据,应予驳回。我方在2018年8月起挂靠在虎牙平台直播,收益也是由所挂靠的公会进行结算,我方所得的30%是我方劳动所得,并自己交税。另外原告声称返还收益178790元是被告2018年8月至2019年11月的收益,但双方是2019年2月1日才签订的中介合同。原告已经拿走了直播收益的50%,考虑拿走被告劳动收益的30%,严重违反了公平原则。

尽管如此,法院还是判定马某“构成重大违约”。

案件审理法院认为,案件中,双方约定的违约金为500万元或被告收益的10倍,或者在合同期间约12个月内被告获得的月平均收入乘以其馀月份的总额。现场直播平台的经营者作为互联网企业必须承担相应的经营成本和风险,播音员必须带来收益,播音员的粉丝多,人气高,商业行为的相应利益大,约行为必然会给原告带来成本费用、预期利益、市场份额的损失。因此,为了防止播音员受欢迎后立即跳槽,在合同条款中规范相关责任符合正常的商业经营模式。

法院表示,被告马某2019年10月以后单方面停止在虎牙转播平台的转播,转移到企鹅电竞平台的转播,违反垄断条款,构成重大违约,直接不能履行合同,uu与百星王者聊天记录被告必须赔偿原告的损失。

但考虑到马某的实际收益和违约金额的差距过大,法院没有完全支持虎牙平台的诉求。

法院指出,被告履行合同仅8个月,原告为被告积累人气需要投入前期成本,合同正常履行履行,原告将获得相当大的收益,被告跳到其他平台直播,被告支付的成本损失、预期利益无法实现的同时,原告在违反合同后可以采取补救措施我院酌情确定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35万元,不再支持律师费索赔。

至于返还收益,法院认为,返还收益是一种责任承担方式,是以违约方或侵权人取得的利益归于守约方或权利人的方式承担法律责任,通常是在权利人所受损失难以计算或举证困难的情况下,为更好保护权利人利益而由法律直接规定利益归入责任,同时亦不禁止当事人在合同中自行约定。但是,如果上述合同方的实际损失适当认定违约金,由于归入责任和违约金责任的性质和赔偿重复,原告不支持返还被告收益的要求。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马某赔偿35万元违约金,拒绝原告虎牙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按收入预期计算更符合实际吗?

35万违约金,虽然远高于马某在虎牙平台直播的收益,但相较于曾某,马某的遭遇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曾某也是虎牙公司旗下虎牙转播平台的合同播音员。2019年4月1日,虎牙公司作为甲,曾作为乙(播音员),双方签订了虎牙播音员独家合作协议-中介类。双方约定合作期限为3年,2019年4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

类似于马某、杜某的协议,曾某也与虎牙平台签订了独家条款。双方约定,乙方单方面终止本协议或违反垄断商业条款等原因无法实现合同目的的,均构成重大违约,甲方有权回收乙方在甲方平台上获得的所有收益,乙方按照以下方法向甲方支付违约金,要求乙方赔偿500万元人民币或乙方在甲方平台上获得的所有收益的10倍或者在合同期间内履行近12个月的甲方获得的月平均平台收益乘以甲方和乙方剩馀合作月的总额(乙方实际履行时间不足12个月的情况下,实际履行时间的平台

签约后,曾在虎牙平台继续直播到2019年8月10日。双方确认,根据虎牙平台的收益分配规则,原告占50%,被告占35%,被告所属工会占15%,曾与原告签约后,虎牙平台分发给曾经个人的直播收益共计70221.5元。

经虎牙公司科学调查公证,2019年11月13日在颤音平台上直播,粉丝达到2.4万人。

2019年11月19日,虎牙公司委托律师向曾某发出《律师。
信要求曾某立即停止在颤音转播平台上的网络转播,uu与百星王者聊天记录承担违约责任。

虎牙公司于2019年11月14日禁止虎牙平台的直播账户。之后,双方想协商处理,虎牙公司于2019年12月12日解除了对曾经的账户的禁止,uu与百星王者聊天记录但双方最终没能达成和解。

因此,原告虎牙公司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曾向原告返还收益70221.5元。2、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500万元。3、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律师费5万元。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关于虎牙平台的流量损失,审理法院指出,主播停播、跳槽,确会造成原告平台点击率下降、流量减少。但是,原被告签订的合同有期限,即使被告没有违反合同,被告也会在合同结束时停止播放,虎牙平台因被告的直播行为积累的流量最终会流失。虎牙公司按现有用户数量计算其流量损失,是一劳永逸的投机做法,明显不合理,且事实依据不足。

审理法院表示,本案中原告请求的500万违约金过分高于其损失,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曾某请求调低违约金的抗辩有理,本院予采纳。本院确定违约金以原告在剩余合同期限的预期可得利益为限。考虑到播音员的成长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通常播音员在开始初期的粉丝数量和收益很少,之后逐渐成长,维持上位的运行,因此被告自合同以来的平均收益计算剩馀合同期限的期待收益,显然不符合客观规则。而事实上,曾某在虎牙平台直播仅4个月,其粉丝数量就从3人增加到两万多人,故综合考虑曾某的发展潜力及发展空间,本院认为,以曾某直播期间的最高月份收益为标准来计算剩余合同期限的预期可得利益,更符合实际,且公平合理。

审理法院认为,从2019年4月1日开始双方签约,到2019年8月10日为止违反合同停止,履行合同共计132天,其馀合同期限为963天(365天×3年-136天)。曾某合同期间获得的最高月收益为3662.9元,按平台分为规则,虎牙公司本月收益为52318元(36622.9元÷35%×50%),平均每天虎牙公司收益为1744元(52318元÷30天)。根据这个收益标准,虎牙公司预计剩馀未履行的合同期限为1679472元(1744元×963天)。本院确认,曾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1679472元的原告主张赔偿的律师费为50000元。《虎牙播音员独家合作协议-中介类》约定该费用属于原告的维权成本,由违约者承担,有委托代理合同和律师费用收据,证明原告实际支付了该费用,由本院支持。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1679472元律师费50000元拒绝原告虎牙公司的其馀诉讼请求。(北京时间财经谭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